监狱

“如果银河系在这儿的中心,那人类在1960年左右也不会发现其他星系!这是葛雷·艾德林说过这一句话。”白发苍苍的老师在课堂上对着同学们说到“他说的这儿是指牧夫座空洞。”   阿尔伯特·邓因今年已经80岁了,按理来说他本应该在自家后花园浇浇花,听可爱的孙女给他说说学校里面发生的趣事,或者等校方偶尔请他当出席各类活动的年纪,但他生活就基本上只有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自从几十年前站上了讲台 …

绿箱子

“喂,是这条路没错吧?”我问超哥。 成要结婚,给我两发了请柬,谁知道去婚礼会场要经过这样的山林。 看着两边飞速后退的树,我不禁有些担心。因为我和超都是第一次经过这地方。 超哥却满不在乎地开着车,自信满满地说:“没事儿,我又不是你,绝对没问题。” 他可能不是第一次来吧,但我是真不认路,说起来丢脸,有时候在自家小区周围我都能迷路。因此超哥的话还是让我有些安心的。 这些树笔直如剑,后退飞速,千篇一律,像 …

持盾至极的上野

科学部部长上野初中毕业后居然去打游戏了?! 说好十万打赏露脸的女主播雾紫你到底行不行? —— 榜一大佬豪掷千金,却使蓝鸟直播一姐不幸身亡; 让我们一起追悼在直播中不幸身亡的女主播雾紫~~ 雾紫不幸啊!

没想好名字的丧尸坑……

   序 ///月///日 听【数据删除】所说,医院收容了许多奇怪症状的病人,他们的表现如同狂犬病人一样疯狂。在把他们运到警局和医院的路上,也有人被他们咬伤了。作为防护措施,医院包扎了他们并打了破伤风和狂犬病疫苗。目前患者被谢绝探视,因为只有大量的麻醉剂可以让他们安静。 ///月///日 疫苗不出意外的失效了。之前被咬伤的人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出于安全考虑,医院也将它 …

最后的天使

穿越了,也重生了,还变成了一只幼年小天使,而且是雌性的…… 要我来净化这充满污浊的世界?我保命还来不及。 我的头顶上什么时候有了金色光圈?难道是我帮助了一位小女孩吗? 你们怎么都在看着我?你们别过来啊!! 什么?天使不是自然而生的? 你们都别碰我!

异度核心 ~于迷雾中绽放的希望之花~

人类受到了天罚,在迷雾之中苟且偷生。迷雾阻隔了来自天空的以太(魔法)能量,而且在迷雾中出现了强大的魔物,人类借助古代的魔导器科技,张开了结界,在结界中建立聚居地。 哈库姆(はくむ/Hakumu)是居住在塔米纳尔(ターミナル/Terminal)的少年,做着维修魔导器的工作,度过了一天又一天的日常。直到有一天,结界被打破,大量魔物涌入聚居地,曾经的日常也不复存在……

【魔物世界】驱魔人前传-雷炎澪的任务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打破了公路上的寂静,只见一辆开着远光灯的小货车在公路上趴窝了。孤单又明亮的车灯照亮了公路的一部分,几个人影正围着车打转。   “你去后面盯着……他妈的,这什么情况啊!”车上下来的司机无能狂怒地踹这一丝气都没有的轮胎,“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   “老大,这个点汽修店都下班了,只能打给路政的紧急……”   “放屁!你见过谁干违法的事找警察求助的?我们的东西……是能叫别人知道的 …

保护伞

作者:冬秋傲(QQ:1647303102),授权转载 在“古堡市”的边缘,住着一家吸血鬼,没错,她们是吸血鬼。 这个家只有两个女性,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女儿名叫Nina,她乖巧听话,没有给妈妈造成过很大的麻烦。 这天晚上,她妈妈回到家,一如既往地拿出一个深红色的保温杯。Nina兴奋地打开保温杯,尽情地让鲜血的香气灌入鼻腔,是她最喜欢的牛血。妈妈拿给她一根吸管,她在谢过妈妈后便迫不及待地 …

女孩

作者:大哲学家 人类总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是这样的,年轻人,这瓶正宗的普利茅斯黄金酒是奖品!没错,是免费的…….哎哎,听我讲完嘛,我们这帮老家伙聚到一块,主要就是喝喝酒,讲讲离奇的故事什么的。今天啊,我,泰莫拉尔斯,就办了一个故事会。这里的每个客人都能参加。谁的故事讲得好,谁就能得到这瓶珍贵的酒!你要参加么? 泰莫拉尔斯? …

幻想史诗:亡国的骑士

  一 底利莱王国,迪奈母小村。 位于村子外不远处的河边有一座小楼,院子外一些小孩子在水车旁玩耍,院子里面不大但很干净,没有种什么观赏的植物,也没有种什么蔬菜水果之类的植物。干干净净,简简单单,倒是也符合这座用木板搭的简易的二层小楼的气质了。 今天是谈价格和出货的日子。 在这之前林克兹其实有些底数了,不过心里还是砰砰砰的要死,毕竟外面的境况越来越不太平了。 不过还好—— “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