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好名字的丧尸坑……

   序

///月///日

听【数据删除】所说,医院收容了许多奇怪症状的病人,他们的表现如同狂犬病人一样疯狂。在把他们运到警局和医院的路上,也有人被他们咬伤了。作为防护措施,医院包扎了他们并打了破伤风和狂犬病疫苗。目前患者被谢绝探视,因为只有大量的麻醉剂可以让他们安静。

///月///日

疫苗不出意外的失效了。之前被咬伤的人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出于安全考虑,医院也将它们隔离了。目前病原体尚未清楚,但样本已经送去检验了。外界已经炸开了锅,一些无知的“公知”传播着他们病毒般的言论,他们的危害鱼真正的病毒别无二致。

///月///日

局面失去了控制,患者的狂躁化愈发严重,医闹的病人家属突破了封锁,在与患者的接触过程中被抓伤,咬伤,不计其数。事后他们逃离了医院,但对于防止传染来说,无疑是天大的灾难。

?月?日

最坏的预计降临了……

“不明疫情大规模爆发,杨江市进入一级防疫时刻……”

第一章

“对,就是我们确定的地方。记得走偏路,毕竟……”

桑德森说着顺着窗户望向屋下,继续对着电话回复,

“惹上这些家伙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啊。”

街道上站着许许多多无序行走的人,他们浑身站满了脏污和血渍。从高处看着这副画面总让人感觉不适。

与幻想生物——丧尸的特征完全一致。几天前这场浩劫猝不及防地席卷了全市,如今这座城市已经彻底被丧尸占领。军队全方位地封锁了城市,阻止了任何人的出入。在疫情下的幸存者只好想办法靠自己在这场彻底失去控制的钢铁森林生存下去,走向自己未知的命运。

重新穿上因为退役已经摘去大部分识别标志的野战军服,把准备已久的大背包背上,桑德森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不知是对接下来要面对的未知情况的紧张还是生怕惊扰了如果有站在外面的丧尸。

走廊一片死寂。电梯上显示着静止不动的数字表述着它们还能运转,但桑德森还是选择走防火楼梯下楼。不知道到达一层后打开的电梯门是什么景象,如果是一群虎视眈眈的丧尸望着自己,那这死法也太憋屈了。

楼梯间也安静得吓人,桑德森却因为这环境不敢全速下楼,生怕惊扰了自己看不见地方的丧尸。危机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拔出匕首,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紧绷神经地转头查看。

“呜——”一阵低沉的呜咽身顺着封闭的楼梯间反射到桑德森的耳中。这丧尸特有的低吼让前几天在家里的桑德森一听见就立刻停下所有动作,直到屏住呼吸一阵到再也听不见声音后才松了口气瘫在沙发上。

“该死。”桑德森暗骂一声,调整了下匕首的握姿,侧着身下楼,最终在一层前遇上一个晃荡的身影。他的头上挂着几道伤口,看起来是从楼梯滚下来产生的。因为丧尸堵住了必经之路,桑德森不得不开始他的第一场战斗了。他小心翼翼的走出来,丧尸却如同正常人一样敏锐地看向了他,有些激动的吼叫着踩着楼梯向他走来

“操,你可太TM恶心了。”桑德森看到这副面庞不由得嘀咕——虽然他玩过游戏,也远远的观望锅它们,但这副脸庞在这么近又现实的环境实在令人毛骨悚然——泛白的眼球,脱臼般耷拉着的下巴,露出发黄的牙齿和腥红的嘴巴,再加上脏得像从煤窑刚出来般的衣衫和皮肤等细节,桑德森的第一反应就是让它从这个世界消失,尽管它曾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桑德森挺身出手,将匕首刺入脖颈。在他准备横着使力的同时丧尸立刻抓住了他伸过来的手臂,仿佛察觉不到一丝应该从脖子上致命的伤口传来的痛楚。桑德森立刻按住他的头防止那嘴巴接触到自己,哪怕是一滴唾液。同时右手顺时针扭动着,让鲜血从破坏的颈动脉和组织中喷涌而出。

随着越来越多的血液流出,丧尸终于松开了手,丢了魂一样倒下然后滚下楼梯。

“靠!早知道就弄个长点的家伙了!”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有手套和袖子,桑德森暗骂一句,往洁白的墙上摸了摸,让气氛有些骇人。

甩了甩手,桑德森跨过仍在涌出血的丧尸继续下楼。

一楼大堂彻底沦陷了,丧尸从被不知怎么打碎的落地玻璃进入进出。看着电梯门前徘徊的一群丧尸,桑德森大致能猜到自己从电梯间中出来的命运了。

为了避免招惹上更多丧尸,桑德森从掩体处偷偷挪到紧急出口那。虽然推开门的一瞬间会触发警报,可也要从大门那杀出去要好得多。

“嘀——”推开门的一刹那,刺耳的蜂鸣声随即响起。防火系统哪怕是再末日也忠实地运作着。

街边的几个丧尸们立刻循声看向自己,接着低吼着跑过来,像是看到猎物的捕食者。桑德森也心脏狂跳,撒开腿跑出比平常快几分的速度来。

“不是调查显示当代人运动量严重不足吗!”看着身后仿佛在百米赛跑的丧尸,身背重物的桑德森不得不随时变向来甩开距离。

所幸一路奔跑没有吸引更多的丧尸。把视野里最后一个丧尸甩掉,桑德森扶着小巷的墙喘了喘气,才继续上路。

一路又跑又翻墙的,纵使桑德森是退伍老兵,现在也开始感到疲惫了。约定的学校就快要到了,他拖着发酸的双脚继续前进。

学校围墙前,两个同样背着行囊的身影正和几个丧尸激烈地博斗着,其中一人察觉到了脚步声而向桑德森望去,突然举起手中拉好弦的弩,对准了他。

桑德森反射性地趴倒在地,随机空气传来被划破的一声轻响,便同时传来肉体被贯穿的声音。

转过头望去,一个头部中箭的丧尸倒在血泊之中——过于疲劳的他居然没有感知到身后近在咫尺的危险。

“喝——!”另一个留着金发的年轻男子把手中的消防斧重重地砍向丧尸的脖颈,让它当场尸首分家。

“桑德森,退伍之后有些退步啊?”拿着弩的黑发青年笑着调侃道。

“呵,没办法,生活在和平里太久了啊。”桑德森起身拔出匕首加入战斗。

“老桑!这些丧尸没有普通人那样的痛觉!用小刀和它们战斗不是个好选择!”金发青年转头提醒,随即又一斧子把一个丧尸砍翻在地。

“知道了!德亚塔!”桑德森回复道,一边掩护黑发青年上弩,“对了,直笠,你还会使弩的么?”

“当年打猎时顺便和别人学的,这玩意比枪更隐秘一些。”叫直笠的青年一边用绞盘上弦一边回应,“碰巧点的小技能,刚好派上用场了。”

三人激战正酣,箱子里传来发动机的声音,只见一辆翠绿色的车闯进了战场,连带着把几个丧尸撞飞。只见车头已经扭曲不堪,挡风玻璃上的雨刮喷出水来摆动着刮掉血污,看起来到这里之前这车已经连碰带撞不少次了。

“我靠!哪来的一辆绿色的灵车?逝者是武大郎么!”面孔有些欧洲血统痕迹的德亚塔脱口吐槽道。

看着汽车那厢式的后尾和轿车的身板,真的和灵车无异.但本该是庄重的黑色却被漆成了有些喜感的绿色……

“妈了个逼……”一个穿着民航机长服的男子费力推开有些变形的侧门,衣服上还有刻着他名字“雷炎澪”的胸牌。

“你这登场方式还真……特别。”桑德森憋了许久从嘴里蹦出一个中性点的词,同时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车……哪来了?”

“别提了,我车库里全是跑车,去车行淘车只剩下这没人要的便宜货了。”雷炎澪解释道。

“要是我就宁愿蹬个三轮潇洒登场!”德亚塔给倒在地上的丧尸一边补刀一边吐槽。

“以后再说。看起来我们人都齐了。”桑德森望了望几人说道,“如果太累不想处理那些被汽车吸引来的丧尸,我们最好先翻墙学校里去!”

“我靠!”看着车后的跟来的尸潮,德亚塔赶忙脱下背包把它和斧头一起先扔过墙,随后像个猴子似的助跑起跳翻墙一气呵成。

“希望这些丧尸不会偷车!”雷炎说着踩上桑德森的肩膀上墙,再把后者和直笠拽进校内。

小心翼翼地躲开操场上四处游荡的丧尸,桑德森有些费劲地扭开器材仓库的门闩。随着大门发着刺耳的摩擦声打开,德亚塔和直笠分别举着武器率先突入了进去。

确认这充满了尘封气味的器材仓库没有危险,两人才松了口气,松下手中的武器。

把大门虚掩上,四人就地坐下,在昏暗的光线下拿出水瓶补充水分。

“接下来怎么整?”检查斧头的德亚塔问道,“我看学校里不知道哪里在不断地漏丧尸,现在操场上的数量都够开校运会了。”

“手机也没信号了,看来基站也沦陷了。”雷炎看着手机顶部的“正在搜索”说道。

“直笠,收音机能收到些什么嘛?”桑德森文一旁打开背包摆弄收音机的直笠。

“毛都没有。”直笠回应,“电视和网络都因为停电而瘫痪了,手机也收不到信号,我们彻底和外界失联了。”

“……还是先想办法把当下的问题吧。”桑德森想了想后说道,“学校里毕竟丧尸比例比外面少,还有不少能利用上的设施和物资。我们先把放丧尸进来的口堵上,再慢慢肃清这里好了。”

“那个,长官,完成最后一个人物时我申请要一枚原子弹。”德亚塔举手吐槽道。

“申请驳回,这个请求需要总统点头同意。”桑德森打趣着回应。

“没有原子弹至少给个班用机枪吧!光这操场上的丧尸就有一个营了!”

……

四人顺着学校外围绕了一圈,锁定了最严重的一个缺口。

“我靠,哪个傻逼保安下班前没把大门关上啊!”

只见学校的电子伸缩门完全大开着,不过蓄电池好像还有电的样子,因为动力头上还闪烁着“出入平安”的彩灯。

“随着科技愈发进步,我越来越怀念传统。”桑德森望着门无语的吐槽道,“除非丧尸是瞎子,不然我们当着它们的面到保安室绝对是痴人做梦。”

校门口周围环绕着许多丧尸,四人偷偷躲在绿化带里的灌木丛观察情况。

“要是我们生活在美利坚就好了,这群丧尸用魔改的突击步枪就都够突突了。”德亚塔嘟囔道,“现在我们只能拿些什么,棒球棍,消防斧,要不是有把弩我说我们现在是石器时代级别的武装都没错吧?”

“这不太符合,再怎么说你的斧头也是铁制的。”直笠回头吐槽道。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雷炎望向桑德森问道。

“有个办法,就是我们得分头行动了。”桑德森说道,“一组人去把丧尸吸引走,到教学楼那爬楼梯把它们甩掉。另一组人趁着丧尸数量减少去把门关上。到时候在教学楼顶楼会面好了,目测这个教学楼的结构不算复杂。“雷炎,你去和德亚塔行动,我和直笠去把那大门关上。”

“行吧,砍丧尸我喜欢,我去吸引它们。”德亚塔进入战斗姿态,带着一声怪叫从灌木丛中跳了出来,挥动斧头将一只来不及转过头的丧尸脖子给切开了。

“等等我!你这杀坯!”雷炎在后面抄着一根棒球棍跟上。

棒球棍敲打在丧尸的头颅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被敲打的丧尸都趴倒在地上,过了一阵才晃荡地站起来。虽然不如消防斧那有效的杀伤,但也比小刀好多了。

丧尸逐渐被两人的动静吸引了去,察觉到危险的两人撒开腿跑向了教学楼,不肯轻易放弃猎物的丧尸们也飞奔追逐两人。

灌木丛里的另外两人钻出来,跑向了保安室。

“靠,门是锁上的!”桑德森推了推保安室的大门变了脸色。

“不打紧,把窗户砸开就好了。”直笠借过桑德森手里的棒球棍,一棍子打在保安室用来观察的玻璃上。玻璃还比较顽强,一棍下去只打出蛛网状的裂纹,但第二棍下去玻璃便应声爆开,发出清脆的响声。

“妈的,它们似乎也想过来砸玻璃。”桑德森看着周围被动静吸引过来的丧尸说道。直笠不慌不忙地把窗边的碎玻璃给清掉,才用戴着手套的手攀住边缘爬了进去,桑德森也跟在后面进到了保安室。

按动关闭按钮,电子门开始缓缓闭上。但与此同时一群丧尸也想从破碎的窗户处涌入。桑德森顺手抄起一根给保安用的防暴钢叉,一阵助跑后把它们全部给推了出去。

“哦嚯?设施还蛮齐全的嘛?”直笠见状打量了一番保安室里的防暴装备,将头盔罩在自己头上,捡起一面塑料防暴盾。

“还有对讲机呢,全部拿走得了。”桑德森毫不客气的全部打包,同时不忘一叉解决又聚起来的丧尸。

打扫完毕,两人全副武装地从里面打开被锁住的门,跑出了保安室,桑德森冲在前头,连叉带扫地把围过来的丧尸打倒在地。直笠则是戴着头盔手持防暴盾和棒球棍,这副打扮就像是吃鸡游戏里落地啥都捡一点的玩家。

从德亚塔和雷炎逃跑方向错开,两人从另一个台阶爬上了顶楼,在另一个楼梯口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的两人汇合。只见楼梯口四处都是溅射的血迹,还有倒在地上被德亚塔命中要害的几个丧尸。

“靠,我他妈应该给这斧头取名叫卡什尼科斧,因为这玩意既皮实威力又大。”德亚塔笑着举起斧子说道。

“幸亏这破学校没有两个大门……妈的……”雷炎也累坏了。

休息了一阵,几人互相帮扶着起身。似乎因为台阶的问题,高层上的丧尸会少许多——不过一旦他们有了目标,他们说不准连金字塔都能爬上去。

推了推教室门,都是紧锁着的。如果丧尸不会撬锁的话,想必他们也是进不去的。不过通往天台的门倒是没有锁上,四人小心地打开门然后戒备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天台倒是空荡荡的。边缘上的围墙还加装了防止意外发生的两人高的金属格子网。利用高处不仅可以看到整个校园,还能看到周边的地区。

“无一幸免啊。”桑德森看到景象后说出第一句话——目前可见的地方几乎都有丧尸出没,如果不是亲眼看见根本想象不到原来这个地方有这么多人,只不过他们都变成了丧尸了。

“靠,雷炎,你那绿车可真显眼。”德亚塔望到了墙边雷炎的车,笑着吐槽道。

“听说杨江已经全面沦陷了。”直笠说道,“难以想象从直升机上看是个什么景象。”

“如果不是接触过太多这种题材了,我估计会觉得已经没有活人了。”雷炎吐槽道,“不过太阳就快落山了,话说我们今天要准备在哪里过夜?教室都锁上了,只能去那一股霉味的仓库?”

“这不就不错么?”桑德森跺了跺脚示意,“在这里支起帐篷,就当是野营了。固定的话用几个砖头就能解决了吧。”

“行啊,不过我们还得去把车上的帐篷搬过来。”直笠点头说道,“就把这当第一个营地好了。”

……

之前被机动车吸引来的丧尸差不多都散去了。德亚塔从墙上小心地腾挪后轻声下落,弯着腰快速跑到车旁。雷炎从墙边露出一个头举起钥匙开锁。

将车门打开,德亚塔将折叠起来的帐篷像搬炮弹似的抱起,走到墙边后丢起,雷炎抓住,又丢给一旁的直笠。运完四个帐篷,德亚塔再度像个猴子似的翻进校园。

“下次TM能不能换个人垫脚……”桑德森黑线的扭动着肩膀说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