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银河系在这儿的中心,那人类在1960年左右也不会发现其他星系!这是葛雷·艾德林说过这一句话。”白发苍苍的老师在课堂上对着同学们说到“他说的这儿是指牧夫座空洞。”

  阿尔伯特·邓因今年已经80岁了,按理来说他本应该在自家后花园浇浇花,听可爱的孙女给他说说学校里面发生的趣事,或者等校方偶尔请他当出席各类活动的年纪,但他生活就基本上只有家和学校两点一线,自从几十年前站上了讲台,他的腿貌似就在讲台上扎根了一般,不肯移动半步,或许是邓因对于教育事业的热爱,又或许是对于天文学的热爱,学校每年最受欢迎的老师总有他的一席之地。

  虽然80了,但他每天都坚持锻炼,体能好到能和25岁的学生打羽毛球!可他最近一直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好似要让他被迫放弃他所热爱的天文学。

  “或许这就是中国人说的感到自己大限将至吧。”他在心里默念,宇宙还有那么对未知的存在,自己可不想死亡。

  “神啊,如果你听得见,就请多赐予我一些时光吧。”邓因带着一些祈祷的语气轻轻的对着窗外的白云说道,同时又叹了一口气。

  “老师?老师?”下面的学生见邓因有些反常就出口提醒“要不您休息一下吧?”

  “啊,抱歉抱歉,人一老就容易感叹一些事情。”邓因那占满各色粉笔灰的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讲到那叫……牧夫座空洞是吧,这个…….”邓因这才完全回过神来。

“那这节课我先说说宇宙的这些奇观,大家看,这就出名的蟹状星云。”邓因把PPT翻到了下一页,“其实我们看这星云这么绚烂,都是后期ps过的,宇宙里面还有大量的元素,我们就把这些元素分部的位置来进行一个染色,红色的代表的是……”

邓因开始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指导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下课了。

“下一节课我们就要将一些关于天体物理的内容了,大家可以先预习一下。”

  学生起立开始一个接一个走了出去,有一两个调皮的会在他讲台上放上一些小礼品,今天他收到的就是一个苹果和两只千纸鹤。

  当他把资料整理完的时候,教室已空无一人,除了他的学生,也有很多来偷课的学生,哦!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叫偷,那叫窃!邓因从不排斥这些窃课的学生,教室外面也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等他,这人叫拜伦斯,是邓因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你的课还是有那么多人喜欢啊,走吧,我们去蓝调餐馆吃一顿。”

  “不了,我还要回去研究呢。”两人并排走在过道上

  “我是看你有些心事,人嘛上年纪了说出来好一些。”拜伦斯笑着说,他是微表情专家,更何况,邓因已经不是微表情了,而是满脸是忧愁“你家那位又不太懂你学术,还不如和我说。”

  “搞的好像你就懂一样,走吧今天去吧。”

  “什么事,说吧。”拜伦斯把餐具放在桌上。这是一家苏格兰风格的餐厅,78块一碗的打卤面,啊不是。Cullen Skink用熏制的黑线鳕,土豆和牛奶制成的,并用独特的香料混合调味。它有一种令人难忘的烟熏味,邓因挺喜欢这个菜的。

  “欸,中国某些人能感觉自己大限将至,我也感觉自己去大限将至了,但我研究的课题还没研究完成,就放不下心。”说到这儿,邓因连Cullen Skink都吃不下了,有些懊恼的放下餐具。

  “你别逗了,我上一层楼就得要喘气,你还能和自己孙子辈的学生打羽毛球。”拜伦斯指了指自己已经发福成一个球的身体。

  “我担心的是我能不能在我生命里完成我的课业。最近老是有这种感觉,就仿佛身体里某样东西要出来了,很,玄乎的感觉,就像感觉灵魂要出窍一样。”邓因感觉这家店怪怪的,有一位漂亮的女服务员一直在打量他。

  “你不是无神论者么?怎么相信灵魂这一套了?对了,你不是有几个得意门生吗?可以交给他们啊。”

  “欸,不是,算了,我回实验室研究我课题吧。自己的课题,还是自己研究完,中国人常说善始善终嘛。”邓因披上了外套。

  “我看你还挺喜欢中国…….”只留下拜伦斯一个人在餐桌上嘀咕。

  蓝调餐厅是学校的一个食堂,但离他实验室还是很远的。

  “夫人,这次的探监已经结束了,请回吧。”蓝调餐厅服务员休息室拜伦斯和那一名很漂亮的服务员在对话,此刻的拜伦斯已经不是那个大腹便便,满头白发的老人,而是一个全是黝黑,肌肉发达的黑人。

  “但他甚至没看完一眼。”漂亮的服务员仿佛要哭了出了。

  拜伦斯手上的表开始打印起来一张照片,照片是他们吃饭的时间,邓因在通过玻璃的反射在观察这个服务员,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拍下来的。

  “夫人请回吧,我接下来还要观察另一名囚犯。”说罢,拜伦斯在墙上一按,出现了一个很黑暗的门“你之前也来过,回去应该知道怎么做。”

  “那……还有一个可儿就能回来了吧。”

  “理论上是这样,但我们在商讨是否要延续他的服刑时长。”

  “为什么!你们星云法庭都是这么不讲诚信的吗!”漂亮的服务员瞬间就不满了起来。

  “你也知道我们监狱是如何收押囚犯的,他研究的课题实在太过稀少,本土的地球人没人达到他的高度。”

“所以……所以当他研究完这个课题就能释放了?”漂亮服务员瞬间紧张了起来

“是的,夫人快回吧,已经超时了。”

漂亮服务员开始融化了起来,原本傲人的身材已渐渐露出了鳞片,背后开始浮现出羽毛。她念念不舍的看了一眼邓因所在的位置回头走进了黑暗。

就在这个牧夫座空洞的某一个位置,一艘刚刚结束曲速航行的飞船静静地飞行,飞船大约只有十个上海虹口体育馆大,但这艘飞船在一个异常宏伟的堡垒前面停下,如果让乔治·卢卡斯看见这个建筑,说不定能拍摄可以拍出和《星球大战》齐名的电影。堡垒打开一个缺口,让飞船滑行了进去。身穿枷锁的囚犯被星云警察押送到了一个房间内。

“囚犯313号,请走上前。”广播内传出了的声音催促着313号走上前。

巨大的灯光让她眼睛一闭,长满鳞片的双翼下意识捂住自己的眼睛,后面的机械锁牢牢地控制着双翼。

“囚犯313,你违反走私法,私自携带大规模破坏性武器,你可认罪?”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在她面前发言。

313看了一眼那一名法官的样子,他好像人子,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胸间束着金带。他的头与发皆白,如白羊毛。

“认罪。”313号低头。

“判决如下:判处有期徒刑10后元,剥夺星云联盟政治权利终身;或者……”法官暂停了一下。

313觉得出现了一丝希望,于是她带着一丝希望看向了法官。

“或者改用另一种方法,在宇宙里面,有一些低等级生物,他们的大脑很低下,进化也不完全,他们不像我们一样,有脑机接口,能在在很快的时间内安装完成某些知识,有的遗传上有缺陷,无法继承他们上一代的知识,所以需要一个引导者,传授他们知识。这是你的新牢房。”

“那他们是怎么推动文明的发展?”囚犯313问道。

“这些引领者是推动他们文明前进的一批生物,有的被称为‘科学家’,‘教师’,通过某些的器官来传授和接受知识。现在,需要你去做他们的引领者。当你为某个文明取得重大突破的时候,我们就会释放你。这是星云法院及星际议会颁布的最新法案。”

313号沉默了起来,似乎在考虑10后元和‘科学家’这种落后的职业之间选择“为什么不直接传授知识给他们?”她发问。

“某个文明的引领者说过一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们议会,这个第三宇宙联盟也不要培养只会伸手要东西的文明。”法官停顿了一下“犯法了,就要接受惩罚,惩罚不是目的,我们的目的是为了让你们犯法的人回归正轨,改掉你们偏激又具有危险性的思维,如果只是单纯关押或者被排到某颗矿星上进行劳改,会滋长心里的虐气,这就达不到我们的目的。”

313号沉默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精明“你看我能选择么,如果我没能推动发展,那我的命是不是就留在那个低等级文明里面了?”

“说的好像你能挺过10后元一样。”法官反讽。

“……那我接受。”

“那个文明位于一个很偏僻的位置,有一颗不算大的恒星和八个卫星,由近到远第三颗,远处看颜色很单调,哪儿的文明把他们的星球叫做:地球。接下来我们会提取你大部分记忆,保留一部分相关记忆,并且会植入一段你生活在地球的记忆,你的体型我们也会经过调整,准备一下就去吧。”

“……”313号感觉自己被坑了一般,但让她惊喜的是这两项罪名没有判处极刑,反而把命捡了回来,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做一些落后的工作又有什么呢,活命嘛,不寒碜!

六年后……

“那么您现在的打算是什么呢?”记者问邓因“是打算继续研究还是?”

“咳咳,我年事已高,我已经把下一个目标交给了我的学生,最后一个课题的研究已经消耗了我大部分时光,我的妻子伊莎贝尔,好友拜伦斯,许许多多的人都已经理我而去,我会在我生命最后的一段时光内协助我学生研究他的课题。”邓因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丝疲惫,旁边的助手很识趣的让记者停止了采访。

记者收拾起录音笔,很礼貌的对着邓因道别,走出了他的家门。

邓因的成果在学术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有人说这是下一个诺奖,但他感觉自己活不到拿诺奖的那一天了。

“通知一下我的学生,就是雷德尔,叫他在蓝调餐馆等我,我现在就出门。”邓因颤颤巍巍的支起拐杖起身穿衣服。六年的时间让他的身体有了巨大的变化,再强健的身体也不得不服从时间的安排,曾经能和小伙子打羽毛球的老师已经变成了要靠呼吸机生活的病人,这几年的肺癌一直折磨他的身体,最近查出癌细胞转移,让他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

邓因依旧喜欢Cullen Skink,这道菜能让他安心下来,但对面的却是一张秀气的面孔,不再是大腹便便的拜伦斯。

“我这次叫你来,不是为了学业或者研究什么。”

雷德尔停下了刀叉,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啊?”

“就像凯库勒在梦里悟出苯环一样,我也是在偶然间在生活里发现了我学业上面的突破。所以不要一天到晚待在实验室。”邓因喝了一口薄荷水,冰凉的感觉在他舌尖上打转,有一瞬间感觉这似乎在哪体会过,于是他的眉头皱得很深很深。

“教授?”清甜的女声音将她唤醒。“您没事吧?”

“没事没事,只是这几年我看你只懂基础到参加我的课业以来,你天天在实验室,很像之前的我,这样很容易让自己陷入一个死循环,绝对自己啥也办不好,加倍研究,研究不过,觉得没用……”

“但我要是研究成功了呢?”

“打住打住,这六年我是看着你过来的,除了我曾孙女,我最了解的就是你。”邓因摆了摆手 。

“欸?教授你是在关心我么?”雷德尔突然凑了过来。

“咳咳,我只是挂心我学生的课业,我是好几届最受欢迎老师呢。”

“哦……老傲娇了。”

“你啊……别一天摆出一副冰山样,不然早就有男朋友了。”

……

当天晚上,邓因过世了,出席葬礼的人很多,但在远处一个一个大腹便便的老人出现了,这人是已经“与世长眠”的拜伦斯。

这天天空很晴朗,牧师在念悼词,每个人脸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泪痕,记者在规定的地方咔嚓咔嚓的拍照,作为继承邓因衣钵的雷德尔也在场,只是她现在有些恍然,还不到24小时,自己的导师就已经不再人世了。

拜伦斯坐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面,旁边是六年前那个漂亮的女服务员。

“还有多久我才能见到他啊。”漂亮的女生焦急的问道。

“等他们把葬礼办完。”

“脏….葬礼?”

“地球这边的一种风俗,是一种特殊文化,葬礼有很多种,没个地方,信仰不一样,那么葬礼的方式也不一样。”拜伦斯当狱警时间有点长了,对地球的风俗也有一点点了解,不过他并不感兴趣。

“那就是很快了?”

月球阴暗面

一艘飞船静静地停靠在这儿,他与四周的环境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以人类目前的水平来说,无法发现。蛇尾人身的娜迦在等待自己丈夫出狱。

邓因感觉自己被一阵温暖所包围,自己仿佛躺在海面上,上方是一阵温暖的太阳光,不过有些刺眼了,他猛地从“海面”上坐起,却发现自己又陷入了一个炽热的怀抱里,他又挣扎的离开了怀抱,发现眼前的生物很像他以前玩游戏的一个种族–《魔兽世界》里面的娜迦。

但这名娜迦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口中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好似太古洪荒时期的低吟。

“娜娜拉莫?”邓因发现自己能记忆起来对方的名字,自己好像也不叫阿尔伯特·邓因,这一瞬间他理解了对方的语言,自己口中的也不再是英语。

“你是谁?”另一名种族的人问。

我是谁?

“古儿斯·坦缇。”他一瞬间就说出了这个很久没说出口的名字。这一瞬间,仿佛有一把斧头把他头脑劈成了两半,又塞进去一大堆记忆,但他记忆起来是怎么回事了,自己名字是古儿斯·拉耶莱纳·坦缇,违反了私下建造兵工厂被逮捕,自己是第一批接受新型惩罚的一批犯人。

“我头有一点疼,身体感觉不怎么舒服。”坦缇还没改回在地球的习惯。

“恭喜你们,可以回家了,但你们还是得收到为期2后元的监视,希望不要再上法庭了,如果想地球看看还是可以申请的。星云警察可以送你们到家门口。”

“娜娜扶着我点,麻烦送我们回去吧,谢谢。”坦缇扶着头在培养基上坐下。

“谢谢?”身边的娜那拉莫不解的问。

“这段时间在监狱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回去慢慢说吧。”

六年前

313号被推进了一个培养器内,喜欢干燥的她一向不喜欢把自己泡在液体里,就像一只猫一样,但这次没办法,进去之前全身被麻醉了,所以她只能任凭自己在满是液体的培养器里面昏昏沉沉的睡去。

叫醒313号的是一个正方体盒子,上面有一个圆,被分成了12等分,对应着12个数字,除此之外还有三根棍子上面。这是什么来着?哦!闹钟!313号花了很长时间才记得。

她下意识的拍了拍正方体盒子的顶部,烦人的电子声音停止了。

接来下是要干什么?开始微微皱眉,眼皮快速眨动,手指开始交叉。上学!对!313号突然想起事情来了,她快速的穿衣服,桌子上是一个三明治一个苹果还有一瓶酸奶,她都一并放在包里。

完了,迟到了,313号奔跑在过道里面。啊!前面怎么是自己导员啊!算了,我先随便找个教室进去吧。

313号迅速躲到后门,蹑手蹑脚的打开了门,里面是一个身体看起来和健朗的白发老师,他正在讲课。

“如果银河系在这儿的中心,那人类在1960年左右也不会发现其他星系!这是葛雷·艾德林说过这一句话。”白发苍苍的老师在课堂上对着同学们说到“他说的这儿是指牧夫座空洞。”老师停顿了下来。

“完了完了我完了。”313号蹲在角落自言自语,“被老师发现了。”

过了好一会,老师都没来,313号从后排的座椅上探出脑袋。轻手轻脚的坐了上去。

“老师?老师?”下面的学生见邓因有些反常就出口提醒“要不您休息一下吧?”

“啊西八,你别提醒啊啊,淦霖娘。你提醒我就要完了”

“啊,抱歉抱歉,人一老就容易感叹一些事情。”老师那占满各色粉笔灰的手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讲到那叫……牧夫座空洞是吧,这个……那这节课我先说说宇宙的这些奇观,大家看,这就出名的蟹状星云。”邓因把PPT翻到了下一页,“其实我们看这星云这么绚烂,都是后期ps过的,宇宙里面还有大量的元素,我们就把这些元素分部的位置来进行一个染色,红色的代表的是…….”

313看了一眼手机,还有5min下课,就先听这个老头讲讲课吧,又看了一眼手里面的苹果,她皱了皱眉,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吃,一会给那个老师吧,不然感觉对不住他……

门外313号的“导员”看了一眼表。:距离下课还有5分钟,现在这等一下邓因吧,他服刑日期快满了,导员又看向了四周,走到男厕所里面,身体表皮出现波浪状的变化,一小会就从313的导员变成了邓因的老友–拜伦斯。

这时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学生们走出了教室。

当邓因走出教室的时候手里有一个苹果,千纸鹤被他放在书里面当书签用了,这时候拜伦斯走了上去。

“你的课还是有那么多人喜欢啊,走吧,我们去蓝调餐馆吃一顿。”

–敬刘慈欣《乡村教师》

洛研202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