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在永无止境的傍晚……


不敢回头,只觉得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身后,因为害怕而不停地向前跑着。

“大哥哥,你说只要打败████就行了吧,那样大家也███……”

“██,你还相信我吗?放下枪吧,这一切都是███████……”

不断有声音钻入耳中,即使捂住耳朵也毫无用处,杂乱的声音就像穿过身体一样。

“求求你们……不要再说了……”

声音并没有停止,反而变得更加嘈杂。

“██,我命令你,快开枪!”

“哥哥,和我一起走吧,不要再███████。”

“就差最后一点点了,你██在犹豫什么?”

“这就是██你口中所说的未来?别开玩笑了,呵██呵呵呵,到最后就是██个结果,真是███████”

“不要……别说了……”

加快速度,拼命般地向前跑着,四周逐渐陷入黑暗,那些声音也消失在黑暗之中。

“呼、呼……终于……停下来了么……”

正松了口气的时候,随着“噔”的声音,一束光从上而下射入,照亮了小片的空间。

在那根光柱的下面,一个小男孩抱着腿坐在地上。

“那个……”

他听到声音,抬起头看了看我,又很快低下头。只觉得,刚才他的眼神很是空洞。

我试着走进,一步一步地向灯光的位置。黑暗中,传出在坚硬物体上行走似的脚步声。

也许是错觉,他在逐渐地远离我。

“等一等!”

脚步逐渐加快,就这样奔跑起来。

并不是错觉,光柱像是在躲避我一般,越来越远,终于还是消失在了黑暗的尽头。

突然,一股强烈的坠落感撕扯着身体,景色也在转眼间变成了高空。

“哇啊啊啊——”

云层在很远的下方,四周还有不少碎片在一同坠落,强烈的气流冲击着身体……

“醒醒……快醒醒……”

隐隐约约听到有声音。

“哈啊!”

我一下从床上弹起来。

“呀!”

站在边上的少女明显被吓到了,猛地后退了几步。

“那个……哈库姆,你没事吧?”她右手抓着胸襟,担心地问。

“应该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没什么事的。”

奇怪,刚才到底梦到了什么?才醒来,就已经对梦中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印象了。

“还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露米娅?”

我站起身,弹了下她的脑门。

“好疼。真是的,不要再戏弄我了啦。”她叉着腰,生气的样子看起来也这么的可爱。

“是卢克斯让我来找你的,他昨天说,最近要维修的东西很多,让我早点叫你去仓库。”

“欸?可是现在才刚到六点啊。”我用浮夸的语气说着,“露米娅,不管怎么说,这也太早了吧。”

“啊,有吗?”她歪了下头,一副疑惑的样子,“我只是睡到自然醒而已。”

才刚到青春期,就已经拥有了老年人的生物钟了么……还真是可悲。

“而且,爷爷不是说了有很多东西要修吗?还是早点去吧。”

“好,好,我知道了。”

我一边敷衍地回答她,一边换好衣服,点上煤油灯。

走出门,街道上还是如往常一般昏暗,像玻璃罩子一样的结界外面,充斥着无边无际的白雾。

我和露米娅走向仓库,我们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几乎没有什么变化。

“光耀日,已经很久没有到来了啊。”露米娅突然说道。

“嗯?”

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提起这个,我都差点要忘记光耀日的存在了。

传说,在很久以前,人类触怒了天神。天神为了惩罚人类,让迷雾覆盖了这个世界。迷雾阻隔了来自天空的以太,里面还有大量危害人类生存的妖怪。人类不得已,只能在结界内建立了聚居地。但是,也会有雾散去的日子,到那时,阳光和以太就能穿过云雾,照耀在大地上。人们称之为“光耀日”。

“是啊,都快要有两个月了吧。这段时间又没有找到新的以太矿,仓库里的以太容也全空了。还真是麻烦啊,以太灯都用不了,只能用煤油灯,手机也快没能量了,还有啊……”我不停地抱怨着没有以太能量带来的各种不便。

“哈库姆,别吵了,就算这样抱怨,也改变不了现在的状况吧”

“心情会变好的吧。啊,对了,最近还是没有以太矿的消息吗?”我问露米娅。

“好像没有听说过,应该是还没找到新的以太矿。”

“这样啊……”

如果一直没有以太能源的话,各种工作完全不能正常地做下去。而且,要是连结界魔导器都缺乏以太的话……可能连保护着这个聚居地的结界都没办法维持。

“哈库姆,你怎么一脸阴沉?”露米娅的声音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

“抱歉,我只是稍微对未来有一些担忧。”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微笑着回答。“人类还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啊,再怎么样恶劣的环境,都能找到生存下去的办法。”

“是啊,所以今天也要加油呢!”

聊着聊着,就已经到了卢克斯的仓库门口。

“爷爷……好像不在呢。”

我看着昏暗的仓库内部,真是的,人不在也不知道要关一下门。

“欸,你看,”露米娅好像发现了什么,指向工作台,“爷爷好像留了个字条。”

“真的啊。”

露米娅平时总是冒冒失失的,但是一靠近仓库就会变得很敏锐,难道是因为这里有什么特殊的磁场吗?

我拿起字条,煤油灯的照射下,爷爷的字迹浮现于纸上:

哈库姆、露米娅:
爷爷今天要去乌鲁贝遗迹,就由你们两个代我做修复遗物的工作了。
另:在A3柜子第二层的刀片服务器,修复的时候一定要小心,里面可能会有重要的资料。

“这个老爷爷,丢下我们自己出去玩,还要叫我们接着工作。不想干了,反正今天就算摸鱼也不会被他发现的。”

“这可不行啊,哈库姆。要是没有人修复遗物的话,整个城市的运作都会出问题。而且,你别忘了爷爷为了收留你付出的代价。”她一本正经地开始说教,然而并没有任何压迫感,甚至还更加让人觉得可爱。

“开玩笑的啦,你不要当真,啊哈哈哈……”

我勉强地笑了两声。虽然自己完全不想工作,但是只让露米娅一个人做的话,她也实在是太可怜了,真是没办法。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露米娅接过油灯,点亮了挂在墙壁上的其他灯。

平时大部分工作都是由露米娅做,虽然她看起来完全就是个弱女子,但是在维修机械上面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而且力气也比看起来大不少,平时搬东西都是她在做,让我这个男孩子的自尊心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而我则一般是在做魔导器方面的维修,偶尔也会帮她测试一下维修好的机械。但是最近都没有以太,我擅长的方面完全做不了,只能给露米娅打打下手。

“哈库姆,把三号扳手递给我”

“知道了。”

“哈库姆,帮我把这个放到无法修复的架子上。”

“嗯。”

在忙碌的修复中,很快就到了傍晚。露米娅说还有东西要整理,就让我先回去了。

“呦!”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就知道是谁了。

“斯佩洛,有什么事吗?”我就这样继续走着,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不要这么冷漠嘛,哈库姆。”他拦在我前面,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今天晚上有空的吧?”

“有空是有空……”

“一起吃个饭吧。我那里还有点以太能量,你要用的话,我可以借给你。”

 “反正现在有的食物也只有罐头而已……”看他这殷勤的样子,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拜托我,“你就直说吧,到底要我帮什么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