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斯佩洛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的自行车坏了。”

“这种事情,你应该去找露米娅啊,”我用不耐烦的语气说,“你也是知道的,我不擅长修理机械这类东西,要是手机坏了还能帮帮忙。”

“那个……我昨天刚找她修过,换了一个新的链条。才隔天就又坏了,有点难解释,所有就来找你了。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唉,好吧。看在朋友的份上那我就帮你这一回。吃饭就算了,电池借我用用。”

斯佩洛的家就在仓库的不远处,很快就走到了。简单的灰色建筑,院子里堆着不少杂物,和这个聚居地大部分的房屋一样随意。

“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啊,这个齿轮已经彻底坏掉了。”

“昨天我找露米娅把车修好后,就又去公路上骑车了。也许是花的力气大了一点吧。”

“她应该和你说过好多次了吧,使用物品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在资源这么匮乏的现在,东西弄坏了说不定就再也修不好了。唔……这样吧,我先回仓库找一下零件,你稍微等等。”

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发现,在门的旁边,有一个令人在意的东西。

那是一朵暗黄色的花,看起来十分柔弱,花瓣也掉了几片。不过,在这种环境之下,应该早就已经灭绝的花,为什么会出现在斯佩洛的屋子里?

“话说,斯佩洛,你是怎么搞到这朵花的?”

“啊,哦,你说那个啊,是探索队里的人送给我的。因为之前有帮他们搬运货物。听说,是叫做野菊花啊。但看样子在这里养不活。”

“ 当然的了,倒是怎么在那种迷雾中存活下来的,很让人好奇啊。嗯……想不出来。那我去仓库了。 ”

再次到仓库的时候,这里的窗中还透着微弱的灯光。

“露米娅,你还在里面吗?”站在门口,我向里面喊话。

仓库中传出一阵回声,接着便是寂静。

“是忘记熄灯了么,那个粗心的家伙……”

还好回来一趟,要不然这一晚上,得浪费不少灯油呢。

总之……现在得先找到齿轮才行。

得益于露米娅平时近乎强迫症的整理,寻找零件十分方便。

“啊,找到了。”

很快,我就在有着“交通工具零件”标签的架子上找到了维修要用的齿轮。

得快点回去了,斯佩洛还在等着呢。这些油灯也不能放着不管。

我一个个地熄灭仓库内的油灯,就这样走到仓库角落里紧闭的卷帘门前。

“这里我记得爷爷一直不让我们进去,到底是放着什么重要的东西呢……”

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毕竟这个紧闭的房间,连窗户也被蒙上了黑布。

“嘛,还是快点把今天事情做完吧。”反正再怎么猜都没有用,自言自语的同时,我熄灭了最后一个油灯。

“呼,这样就结束了。”

我擦了下头上的汗,总算把麻烦的机械修复做完了。

“哈库姆,你可真行啊。”他仔细打量着修好的自行车,用夸张的语气说。

“为什么总觉得你是在嘲讽我……自行车也修完了,说好的以太电池呢?”

“不会忘的啦,我这就去拿给你。”

“史黛拉今天没来吗?”我发现了一点点小反常,出于好奇心,就问了一下他。

他转过头,用不满的语气回答:“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只是不小心把她的口红弄丢了,她就大发脾气,还说要和我分手。”

“呃……”

这要是还不生气才是真的奇怪了吧。

“给你吧。”斯佩洛丢过来一块外壳已经有些脏兮兮的以太电池。

我接住以太电池,用说教的语气对他说:“对物品要爱惜,你又忘了吗?”

“抱歉抱歉,我下次一定记住。对了,你要是见到了史黛拉,别忘了在她面前帮我说些好话,就拜托你了。”

“好,好,知道了。”

如果到时候还记得的话。

真是的,最近几天遇到的尽是麻烦事。再不回去好好睡一觉,真的要猝死啊。

“那我就先回去了。”我点燃油灯,打开门。

“一路走好。”他向我挥挥手。

手表上显示,时间已经过了九点。只是修一个自行车,就花了一个半小时么?果然,不擅长的事情还是不擅长。

“唉……”走在回家的路上,就这样叹着气,甚至连吐槽什么的都懒得做了。

街道上已经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行人了。

“嗯?那是……”

靠近家的时候,我发现一个瘦弱的人影站在门口。

“哈库姆,你刚才去哪里了啊?”

是露米娅的声音。

“刚才去帮斯佩洛修了点东西,所以回来晚了点。”

“真是的,手机也打不通,害我这么担心。”露米娅的声音有些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因为担忧。

“你有些操心过头了,只是稍微晚一点回来而已。啊,说起来,你出仓库的时候没有熄灯吧?还好我去了一趟。”

“唔嗯……”她用手指戳着下巴,歪着头,努力地回想着,“啊,好像的确是这样。”

“我已经帮你全部熄灭了。以后走的时候记得看一下。”

“外面有点冷了,快进来吧。”

说完,露米娅转过身,打开屋门。是我的错觉么?总觉得她有些不高兴。

水,周围全是水。感觉身体悬浮在这没有边际的水中。

无法呼吸,寒冷刺入骨髓,没有办法行动,甚至已经感觉不到四肢。

幽蓝色的光充斥着水中,我看见,水面正离我越来越远。

对了,这是梦啊。

在我意识到之后,眼前的画面被撕裂,就这样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黑暗中出现了一束光,光下面坐着的还是那个熟悉的身影。

他缓缓地站起身,眼神很是空洞,没有任何生气。

“你是……”

我向他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地靠近,害怕他会向上次一样消失。

“别过来!”

“欸?”

他突然大声警告,让我一下呆在原地。但是,想要弄明白的心情还是驱使我继续向前走,和他的距离也逐渐缩短。

“都说了别过来了!”他原先空洞的眼中已经被恐惧填满。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把枪。

“等一下,别……”

“砰!”

只觉得大量温热的液体胸口喷出,身体也一瞬间没了力气。

耳边传来一个少女的声音:“██,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你了。”

“为……什……么……”

“哈库姆, 要起床了呦 ,快点起床啊。”

“哈啊!”

因为噩梦的缘故,我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

“什么嘛,已经天亮了啊。”

但我仍被深深的疲倦感所纠缠着,索性就这样又躺了回去。

“哈库姆,赶快起床,要去工作了。”

我记得,今天是休息日啊。不过休息日加班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卢克斯应该还没回来,这几天真的好累,就这样赖在床上吧。

“其实,我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不继续睡,就会死的。”

“什么,哈库姆居然得了这么严重的病?得赶快叫医生才行。”露米娅慌忙地在一旁说着。

“没事的,让我继续睡就行了,睡到明天病应该就会好了。”

“爷爷,你快上来,哈库姆说,他得了不睡觉就会死的病。”

不好,最糟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没想到探索队回来的时间比我预想中要早很多。卢克斯的脚步声就像宣告死亡的钟声一般,逐渐接近这个房间。刚才还迷迷糊糊的大脑也在一瞬间清醒了,我赶紧跳下床。

卢克斯高大的声影出现在门口。

“哈库姆,你现在还有病吗?”他那逼人的气势,让我感觉自己好像缩小了一圈。

“不,完全……没有问题。”我低着头,用蚊子般的声音回答。

“那就赶快去工作!”

“这就去。”

在卢克斯的威压之下,我还是只能乖乖前往仓库。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好休息一下啊……

卢克斯他们好像在外面找到了大型的以太结晶,仓库终于告别了油灯,我也终于可以重新开始进行魔导器的维修了。

“露米娅还没来吗?”在等待笔记型计算机开机的时候,我问了下卢克斯。

“她今朝和史黛拉一起出去野餐了。”

“欸?”

为什么她就能出去玩?一定是因为爷爷偏心。

“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有没有。”

嗯,这是什么?

在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部粉红色的手机。我拿起来看了看,这不是露米娅的东西吗?

“喂,爷爷,露米娅的手机怎么在这里?”

“露米娅早上说过手机找不到了,原来是落在这里了啊。那等她来了你再给她吧。”

爷爷正在看一本满是洋文的书,回答我的时候头都没抬一下。

“切,真麻烦。”

计算机也刚好启动完成,要开始今天的修复工作了,麻烦的事情可真多啊。

“我是卢克斯,有什么事?”

余光瞥到爷爷拿起手机。照往常的经验来说,应该又是找他去维修东西的人打来的。

“什么!澄明水晶出问题了?好,我马上就过赶去。”

卢克斯放下手机,在匆忙留下一句:“你先把服务器修一下。”之后,便跑出门。

澄明水晶……是什么东西?而且他这么着急地跑出去,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吧。嘛,反正与我无关,继续做手头上的事吧。

修理服务器算是最轻松的事情了,坏了就是坏了,也不用投入太多精力。

我刚打开后盖,灰尘就扑面而来。

“咳,咳,这到底是放了多久的遗物啊。”

我还是死马当活马医,按照往常的方法检查了一下。出乎意料,主板的状况还挺好。就是显卡坏了,不能输出图像。

“唉……”

也算是在预料之中吧。不过就算这样,一上来就遇到修不好的魔导器,还是让我收到了打击。

“完全没有干劲了啊……”

卢克斯应该也不会很快回来,就偷下懒好了。

那么,做些什么好呢?

我看向拆到一半的机箱,里面有两块硬盘。

不如,看看硬盘里面有什么东西?

我取出一块标着SSD的硬盘,接到自己的笔记本上。屏幕上很快弹出一个“硬盘无法读取”的错误信息。

“切,已经坏了了。还是看看另一块吧。”

将SSD扔到一旁,我又从中取出了另一块有些分量的硬盘,连接上数据线。

这回可以读取了,打开文件管理器后,屏幕上出现一个名为“KUMO”的文件夹。

希望里面能有些好东西呢。

抱着这样的希望,我点进文件夹。

真是遗憾,就和以往的大部分情况一样,里面只有很多源代码,和一个数据库文件。

“切,果然是这样啊。算了,好不容易得到的数据,还是留个备份吧。”

虽然这种语言的编译器我并没有,但是本着相逢既是缘的想法,我还是将它们复制到了U盘中。

“真希望什么时候有机会能到其他更大的聚居地去呢。”

每一次爷爷带领商队出去的时候,都以“年龄太小”为理由拒绝我一同前往。我明明已经16岁,不是小孩子了啊。

就在我陷入对人生的思考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猛烈的响声。

“怎么回事?”

听上去像是爆炸的声音。与此同时,仓库内所有的以太灯都熄灭了。

我慌张地跑出门,望了下四周。

在聚居地正中间,安装着结界魔导器的地方,现在正发着火光。原本覆盖在聚居地上空的“玻璃罩”,也从中心开始逐渐溶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