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哲学家

人类总是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是这样的,年轻人,这瓶正宗的普利茅斯黄金酒是奖品!没错,是免费的…….哎哎,听我讲完嘛,我们这帮老家伙聚到一块,主要就是喝喝酒,讲讲离奇的故事什么的。今天啊,我,泰莫拉尔斯就办了一个故事会。这里的每个客人都能参加。谁的故事讲得好,谁就能得到这瓶珍贵的酒!你要参加么?

泰莫拉尔斯?!这个名字……..好,我当然参加了,故事会怎么少的了我呢?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伊波利特,是个跑外勤的小公务员。我就讲一个女孩的成长故事吧。

事先声明,这个故事可是主人公亲口告诉我的,为了保护她的隐私,我不会提及她的姓名……..


一、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A “现在,正有一个机会摆在你面前。
孩子,你想不想拥有一个家?”

B “家?家是什么东西?”

A “东西?哦哦,是的,所谓的‘家’,就是各种各样事物的集合体。那里面有热腾腾的饭菜,有可以用来遮风避雨的屋顶,有能够供你休息的暖和的床铺,有可贵的人间真情…….当然,还有爸爸,有妈妈,有兄弟姐妹。”

B “爸爸!有家的地方就有爸爸么!”

A “没错。现在是不是对‘家’感兴趣了?”

B “还有妈妈,有妹妹……我的家人都在那里么?”

A (引诱)“嗯。只要你想——”

B “那,从哪里可以抢到‘家’呢?”

(短暂的沉默)

A “等等,你说‘抢’?”

B “对啊。我只知道用‘抢’去争取想要的东西,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干的。”

……….

咳咳!众所周知,这片大陆的北部过去还叫“百国之地”,无数个部族、军阀、强盗团,在那片鸟不生蛋的鬼地方打得不可开交;连绵不绝的战乱,搞得那里乌烟瘴气,文化断绝,连“国家”的概念都还没有形成——这么看来,“百国之地”的名号倒是名不副实了。

我们的女主人公就出生在这样的一个鬼地方。嗯,就跟所有必成大事的主人公一样多灾多难:她自己从小营养不良,长得比同龄人都要瘦小。三岁时,母亲便难产而死,留下一个嗷嗷待哺的小妹妹。而在她八岁时,命运残忍地夺走了她所有的家人。

于是,带着父亲留给她的一柄破剑,我们的小女主必须自己在乱世里生存了…….

什么?您问我这小女孩怎么可能活得下去?哦哦,老先生,您也太小瞧她了。人类可是能变成任何东西的。您说,她为了生存会变成什么样呢?

说来也是运气,她父亲曾是个不入流的小兵,溜出军队后,倒没忘教给女儿基本的战斗技能;她母亲呢,也是幸运的有一点魔法血统,遗传给了她那么一丝丝魔法天赋——别误会,真的只有一丝丝,刚够竭尽全力放一个小火球、或者是给剑稍微强化一下的程度。而这些,就是她赖以生存的全部资本了。

在那样的一个杀与被杀、弱肉强食的环境下,只有挥剑的时候才能够不胡思乱想。只有相信手中的剑,相信自己的法术,才能在那样的年代生存下来。这样的童年,为她的性格浇筑了第一层——坚强,冷血。

正因为她整个童年都伴随着死亡、杀戮,所以她比任何人更了解死亡,更接近死亡,也更擅长躲避死亡。她深深地明白,在死亡面前,众生平等,唯有力量是硬通货。所以她只信奉父亲告诉的法则:力量至上。只有把力量牢牢地抓在手里,才能生存下去。你绝对无法相信,一个小女孩的潜能可以有多么巨大,她搜刮战场,杀过想抓她去做奴隶的强盗,甚至…….她还在极度饥饿时吃过死人的肉……. 当然啦,她对于很早就去世的母亲没什么印象,但父亲的死对她影响十分巨大………对不起,老先生,这个故事可能会有点长。

没事,年轻人,你的故事很有意思,有点让我想起一个人的经历……你继续吧

那好。接下来,可就是命运改变的时刻了。在她12岁的那年,她偶然碰到了一个旅行者——

…….啊!?

——准确的说,是她“盯上”了那个旅行者。这些年她也没少干抢劫的行当。况且她娇小的外形本就是天然的掩护,谁能想到这么个小女孩,战斗起来却跟个狡猾的怪物似的呢?

唉,可没想到,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的旅行者,却让她吃瘪了。那旅行者是个红头发的女人,既没施魔法,也没用武术,更不可能拿出现在流行的【枪】;她只是站着不动,让小女孩用从战场上摸来的魔法长剑刺她。

结果,布质衣服被轻易刺破,旅行者的肉体竟毫发无伤!那明明只是普普通通、质地柔软的皮肤,在强大的魔法剑下就宛若最坚固的星辰陨钢!

女孩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本能驱使她拔腿溜走,胆怯却将她牢牢钉在了原地;她死死盯住那个旅行者,仿佛在看什么妖魔鬼怪——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剧烈的、发自内心的恐惧。

哦?那接下来,这个旅行者其实是个隐居的强大法师,她被女孩的顽强所打动,于是决定收她做亲传弟子,把自己的独门禁术倾情相传了?

哈哈,这样也挺有意思的。那个旅行者是不是法师我不知道,不过,她被感动倒是一点不假——就当着女孩的面,在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之下,她,她居然立刻嚎啕大哭了起来,一边嘟哝着“怎么会有这么惨的孩子,呜呜呜”,一边摸着一脸懵逼的女孩的头。 她又说,其实自己刚刚站着不动完全就是因为吓傻了,本来还想向女孩问个路、闲聊几句的,没想到女孩见到她就拔剑,一定是长久以来的环境摧残了孩子天真无邪的本性——至少,也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再砍人呀!

…….那可真是不寻常。

没错吧,那个旅行者可是个绝对的怪人!我以前见到她时还要更…….咳咳!


二、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A (笑声)“哈哈,哈哈,说得好!孩子,你让我更加感兴趣了。‘家’当然是可以抢的,这世上可以合法的收养孤儿,也可以非法的偷走别人的骨肉;用精神法术洗脑能造就一个绝对和谐的家,朝夕相处的陌生人也能够亲如家人…….

A 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吧,如果你想抢到一个‘家’,你需要什么呢?”

B (立即)“当然是力量。不管什么困难,只要有力量就足够了。”

A “嗯,这倒是挺简单粗暴的一个答案。的确,一切问题都可以用‘力量’解决;一切悲剧与不幸都能够归结于’缺少力量’。无论是金钱、权力、智慧、情感、法律、暴力,这些都是‘力量’的表现形式。
你可以用奸计骗取家人的信任、或是用暴力强迫家人的服从、或是用关心换区家人的真情……..你所说的又是那种力量呢?”

B “我……没想过那么多。”

A “思考,要学会思考!孩子,最关键的永远是思考!”

……….

总之,旅行者送给女孩一条玛瑙项链当信物,还决定给女孩找一个愿意接受她的庇护所。他们离开腐烂的百国之地,穿过血腥丘陵,前往位于大陆南方的辛加托王国,又辗转来到霜林城,光是这漫长的旅途就花了整整一年时间!

最后,旅行者将女孩托付给了一家由熟人经营的特殊孤儿院,自己又云游四方去了。

其实,那段旅程是女孩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之一:旅行者带她走过了好几个国家,让她看到了壮美的尼尔布拉斯大瀑布、和她一块躲避过林恩公国边防军的搜查、带她品尝过奴奴尔风味的小吃,更不知道一块在荒野里露营了多少次………临别时,女孩第一次偷偷地抹眼泪呢。呵呵,也许早早失去母亲的女孩,把旅行者视作自己的妈妈了吧。

“我们还会再见面么?”女孩问。

“一定会的,我三年后会来看望你。但是,孩子,除非是我没准时回来,你一定不要主动联系我,更不可以要求和我见面。”

“为什么?”

“因为我预感,下次见面你一定是怀着某个可怕的愿望,要我履行对你的那个承诺。再见吧,孩子,希望你能在这找到你想要的家。”

那时候,失去实权的里尔·费尔迪斯侯爵突然暴死,这件事也已经过去了五年之久。辛加托本土的老牌贵族派,对上霜林城新兴的商会与坐拥工厂的“新贵族”,他们彼此互相指责抨击,把霜林城的政治地位一时间搞得很僵……..

喝,老家伙我得嘴臭一句,那时候霜林城的孤儿院条件差得惊人,尽是些充面子的空壳………不过,既然是能让旅行者信得过的熟人,想必也是有保障的吧?

诶,老先生,你这句“嘴臭”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

直到艾诗·费尔迪斯殿下下令大力整修孤儿院之前,在过去,里尔·费尔迪斯侯爵会时不时略微地拨款给公立孤儿院,好不让他内心深处的贵族精神沉睡太久。等他一死,哼哼,连这点微薄的资金都没啦。那些初生的商人跟企业家脑子里只有满满的钞票,他们还没开始意识到打理孤儿院是一项多么低成本的宣传运动,也不知道争取霜林城的民意,更有利于他们早日争取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独立性……..

咳咳,又扯远了。

所谓旅行者的熟人,实际上名叫…….抱歉,我不打算讲出他的名字,我想说的是,他是个已经失去力量的老法师,既不是什么爵士,也不是有钱人,来自国外,却以个人名义经营起了一家私人孤儿院。

虽然,这家孤儿院小得可怜,除了两个负责做饭以及打扫卫生的长工,连一个正式的老师也没有。但所幸,院长很善良,人很好,他不知通过什么渠道,能让大孩子一个个都上了学——那时候霜林城只有“大学”,建造的初衷仅仅是为了供贵族和有钱人们陶冶情操而已。

也是在那里,女孩收获了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当时还有两个女孩跟她同住:一个是才四岁的小娃娃,叫艾琳,另一个也只有十岁,我想想,好像是叫艾丝翠德。刚刚十四岁的女孩就这么当了大姐头,她们也真的像亲姐妹一样。哎呀呀,你绝对想象不出,两个小孩子一口一个“姐姐”时那女孩的幸福表情……. 怎么了?老先生,您好像脸色有点不对,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

艾丝翠德!?那你,你说的女孩难道真的是……..我没事,应该只是我酒喝多了…….然后呢?那个女孩怎么样了?我想,她并没有就此过上快乐生活吧。

唉,想必老先生也知道,十五年前霜林城底层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而像她这样饱经苦难,被严酷的环境扭曲了的孩子,又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够融入正常生活呢?


三、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B “我,我从小就只会暴力,这是爸爸教给我的。”

A “照你这么说,难道暴力就代表了父亲对你的爱——啊,问得有点怪了,我是说,你想用只依靠暴力去抢一个家回来么?”

B (迟疑)“呃呃呃,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家’应该是很珍贵的宝贝吧!唔…….肯定还能需要其他力量才万无一失!‘力量是一切的基石’,这也是爸爸告诉我的!”

A “不错,很不错,你至少开始学会思考了。现实中,‘家’的确是靠多种手段维系的,而尽管暴力常常带来痛苦与后悔。它有时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种防御手段。

A 但是,除了力量,你却没有提到‘爱’啊,我知道曾有一个可悲的法师备受孤独的煎熬,用禁术修改了一个普通家庭里每个人的记忆,只为了让那一家子能自然地接受他,好让他感受到家庭的关爱。难道你想要的‘家’里没有爱么?”

B “我不知道…….爸爸,他从来没更我讲过这些。”

A “难道你的爸爸不爱你么?你不是为了‘爸爸’才想要一个家么?”

B “爸爸他……只是让我干活,有的时候会挨打,然后经常几个星期不回来——啊,可是我爱爸爸,因为爸爸跟我说,有爸爸的地方就永远是安全的!只要有爸爸在,我就可以不同这么拼命生存了。爸爸是我最亲近的人!”

(沉默)

A “我想,我明白你的情况了。”

……….

是的,女孩只是将新生活视作另一场生存之战,把学校看做没有鲜血与死亡的战场。她尽全力地去观察别人、模仿他人的一言一行,好让自己能完美适应全新的环境,好让自己在这场生存战争里占尽先机。

她太聪明了。表面上,她既如饥似渴地学习新知识,又完美地做到了“如何与他人得体相处”。院长将她送入学院后,她又立刻便展现出非凡的能力,还善于组织起学院大大小小的活动。注意,我并没有说女孩是个自闭阴沉的人,相反,女孩身旁总会簇拥着一帮仰慕她的追随者。大家都说,女孩有种别样的,不属于城市的魅力。

对女孩而言,生活并没有发生变化——力量仍然是一切的基石,一如往常。

女孩花了不少时间才弄清楚,在城市,权力、金钱、人际关系,这些才是主导力量——有了这些力量,贵族学生们才会在学院里作威作福;强大的战士和法师才会为一个羸弱的商人当保镖;而敬爱的老院长才会不得不向那些“猪猡”们低声下气,动用各种方法把才能把身为孤儿的自己送上学院。

既然是力量,女孩便下定决心要掌握它们。

哪怕要受尽屈辱,哪怕要饱受磨难;您可能不相信,她甚至向那些有特殊癖好的贵族出卖过……..唉,不说为好,毕竟,她就是怀着如此信念走到现在的啊!

幸好,是那座孤儿院的大家,特别是“妹妹们”及时给了女孩关爱,那些充实而平淡的日常生活是多么耀眼!那些真诚不虚的交流倾诉又是多么珍贵啊!她总算回味起和旅行者一起生活时的那份平和与快乐,让她不至于重新回归冷血与残暴。

但女孩仍然很苦恼。您要明白,女孩的家早早地便在战争中化为了灰烬。她想要一个家;可她仍然不知道怎么样才算是她心目中的家。

如果孤儿院就是‘家’的话,那么为什么,常常会有开发的企业家过来,不还好意地对孤儿院指指点点?为什么,明明大家这么拼命努力,却还是受学院里的家伙肆意嘲笑呢?为什么,女孩会时常感觉孤儿院会和儿时的“家”一样,转瞬间便可能分崩离析呢? 女孩对这些问题总是钻牛角尖。她非常担心,“妹妹们”也会像她曾拥有的家人一样一个个凋亡——尽管女孩没能找到心目中的家,但可喜可贺,她终于有了新认可的家人了。

……这不怪她,毕竟,她是个从小脱离社会的孩子;而这样的孩子,也最容易钻入思想上的黑洞了。

别这么说嘛,老先生。虽然限于阅历和年龄,女孩的想法还有些偏激、幼稚,我倒觉得她想的也挑不出什么错误来。

就这样,女孩怀揣着疑惑生活了两年半,也逐渐在霜林城站稳了脚跟。这是她成长的时光,是她与孤儿院的大家羁绊渐深的时光,同时,也是她内心深处的痛苦与矛盾缓缓加剧的时光。

——这是当然的。

随着女孩的思想越来越成熟,阅历越来越丰富,她所遇到的黑暗也越来越多。我讲过,女孩非常聪明,她一直都在黑暗中思索,在黑暗中寻找着出路;然而,沉浸于黑暗之中,只会被黑暗所牵引,被黑暗所淹没。她早在童年时,内心深处便埋藏了一枚炸弹;而现在,这枚炸弹正在‘黑暗’与‘家’之间徘徊不定,随时有可能爆炸。

只需要一点小小的扰动…….

对了,老先生,您在霜林城住了很久吧,那您肯定知道,十三年前的“马伦扎诺”事件吧?


四、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B (羞怯)“大姐姐……你能帮我抢一个家么?”

A “不,孩子,我会帮你找一个可以暂时容纳你的地方,但那不会是你想象中的‘家’。你要学会思索,问问自己的内心——你究竟想要什么?

A 你是要家人间的互相关爱?是建设家庭的成就感?还是想要一个可以休憩的避风港呢?而‘力量’对你的真正意义又是什么?‘爱’又是什么?这些你都需要自己思考,你要在未来不断反问自己:我找到家了么?”

B “我要的就是‘家’啊…….”

A “等等,孩子,你在钻牛角尖了,我允诺给你一个暂时的‘家’,但能否拥有,全看你自己的思考啊。

A 你依仗力量,在你们的历史里有无数人为了力量疯狂过,他们以为力量就是一切,结果只得到无尽的痛苦和空虚!

A 你不知道爱为何物,但,这只是苦难生活的暂时阴影啊。我会给你重新开始人生的机会,世界上有太多美妙的东西你还没接触过,其中最美妙、也最危险的,莫过于‘爱’了,没有人能终其一生逃过它,就连最冷酷最铁血的人也会拜倒在它脚下!

……….

当然知道。“马伦扎诺”是霜林城当时最大赌场的名字,同时,也是霜林城一个黑帮的领袖:马伦扎诺·萨瓦雷特的名。这家伙本来是法师佣兵出身,最高可以使用到五级魔法;同时又是个惯用长剑的战士,他刚出道时,霜林城内就几乎没有黑道分子敢跟他较量了。

哦?老先生对这些情报倒是张口就来啊。

不过是老黄历而已。毕竟,令人闻风丧胆萨瓦雷特·马伦扎诺就是在十三年前,和他手底下那帮骁勇善战的打手们突然“人间蒸发”了。警局公布了他们的情报,还推测这是一起黑道火并的事件。

——那当然是他们这些外行人的看法,哼哼,稍微对魔法有点研究的人都明白,想要如此不动声色地消灭一个会五级法术的男人有多困难。从魔法的角度来说,马伦扎诺多而不精的造诣离真正的大法师还有不少差距;但他强大的是“战斗”,那是积累于实战,多次从鬼门关里逃出生天而获得的力量。至少,当时魔法还没在全世界范围恢复时,霜林城里绝对没有能力压他的人。

没错。这个马伦扎诺不仅个人实力非凡,还控制了霜林城的所有赌博活动,包括码头的掷骰子和与之相辅相成的高利贷、体育和赛马的外围赌博、玩扑克的非法赌场、地下抽奖和彩票。他是霜林城地下世界有数的一把手、炮筒子、大人物。

——但其实,他还是辛加托王国当时赫赫有名的世袭伯爵:克劳伦殿下的走狗…….

……..啊!不对,我刚刚舌头打结了;我说的是,马伦扎诺其实是某个不知名贵族的部下。

在马伦扎诺还是个学徒法师时,那个贵族便看中了他的天赋,直接收他作了义子;后来,那贵族又是把忠心耿耿的他安插入霜林城,从黑道上间接压制霜林城的商团,顺带谋取暴利。这不稀奇,新时代下,一些不那么古板的老贵族们也开始变通,为了利益在阴影里蠢蠢欲动起来……

关键是,马伦扎诺的确在遵循了主子的命令,他不断针对霜林城的商人集团,其手下的队伍也同样干劲十足。

有一天——啧啧,说起来简直是滑稽啊——马伦扎伦手底下的一个刚刚加入,急于表现实力的小伙子,在巧合之下发现某个寒酸孤儿院院长,居然有能力让将近十个孩子上了学院!再细细调查之下,居然又发现,这小小的院长还和某个法师商人保持着联系,正是那个商人一直在默默资助他——抱歉,我还是不想说那个法师商人的名字,不过,我看您自己知道那是谁吧?

……..你继续讲。

好。一根筋的年轻人天真的以为,如果能狠狠教训一下这自以为有人撑腰的院长,就相当于是扇了那个法师商人一耳光;扇法师商人一耳光,不就相当于扇所有不安分的商人们一耳光么?

于是乎,这个冒冒失失的年轻人叫了一帮狐朋狗友,在一天晚上逮住了正走在回家路上的老院长,上来就是一顿猛打,直打得老人家头破血流,鲜血淋漓,骨头断了好几根。

 唉,可怜老院长,曾经也是个叱咤风云的强大法师,失去力量后,居然就被几个小混混轻易撂倒了!想必到现在,他的额头上还会留有那次殴打留下的伤疤吧——对对对,真巧,就像您头上的那样

这还没完呢!也许是暴力冲昏了小混混的头脑,他居然还颇为贴心地,把昏倒的老院长拉回了了孤儿院。

哼哼,这个被肾上腺素刺激过头的蠢货,就这么当着所有孩子的面把老院长“咚”地扔到门口!还说什么“孤儿是老天爷都讨厌的灾星”、“活在这世上简直在浪费正常人的口粮”。而后,他又难以置信地愚蠢到大声喊出“马伦扎诺”的大名,叫嚣着如果不付给他两万锡币,一定要让这座孤儿院荡然无存!说完便扬长而去——

哈哈,哈哈,太滑稽了,我简直忍不住要笑出声来了!其实,不管诱因如何,女孩总会有爆发的一天的,不过是早晚的问题了。

然后,真正的女孩出场了。

就在那天晚上,在那个年轻人大摇大摆地拖着老院长到孤儿院的时候,女孩恰好就站在门后,也是第一个发现的孩子。

当时——

——她什么也没有做。

——她只是仔仔细细地,仿佛在观察一场物理实验般,以绝对的客观冷静审视这场闹剧。

——美妙森冷的寒意与严冬般充斥全身的恨意,这些冰冷的感触如闪电般流过全身。

她几乎竭尽全力才能克制自己,克制住自己那疯狂上扬的嘴角。

她的眼神冰冷如铁,头脑飞速转动;在那一刻,她一丝不差地,将在场的每一个打手的相貌、体态、声音、话语全都记在脑中。当然,“马伦扎诺”的名号也被牢牢记住。

——为的是能够在清算时准确而有力。

是的,如同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那个生于战场、连死人肉都能下咽的女孩回来了。

她带着过去的冷血,带着现在的敌意;更重要的是,她带来了一个全新的信念:她发誓,她下定决心,她要动用一切力量,扫清一切可能威胁到’家’的敌人们。

想要两万锡币?在她眼里,无论是那帮叫嚣的猪猡,还是那个幕后的马伦扎诺,他们的命都值不了两万锡币——除了她的“家人”,这世上又有谁的生命,能抵得了上作为力量之一的“金钱”呢?

她不欠马伦扎诺和那帮猪猡的情,正相反,她恨之入骨;他们也不是她的家人,那么,凭什么要把钱白白送出手呢?——这世上只要有她的“家人们”便足够了,如果,能够少一两个猪猡,又有什么关系呢?

接下来的结论理所当然:

“………姐姐?你怎么了?”

“放心吧,我会杀了他们所有人的,也会杀了马伦扎诺的。”

昏迷的老院长没有看到,女孩是怎样地,镇定平静地说出这些恐怖的话语。她的微笑是那么冰冷,那么让人毛骨悚然。她从未在孤儿院的孩子们面前这样过,双眸毫无笑意,外在性格又那么通情达理、沉默寡言,因此突然摘下面具,露出真实的自我时才那么吓人。

就在她身边的艾琳和艾丝翠德没有回答——因为害怕,因为她们害怕的不是院长的受伤,不是强大的马伦扎诺,而是眼前的女孩。她就在这里,每一分钟都有所不同,每时每刻都在散发出危险冰冷的气息。她们见到的,是女孩在褪去绥靖妥协的保护色,准备迎接自己的命运。女孩起步很早,才十六岁,但一登场就技惊四座。

那天之后,女孩俨然成为了孤儿院的领头羊。老院长伤重住院,所幸保住了一条命,但马伦扎诺的手下并没有忘了他的警告,一家受制于他们的公司很快地非法收购了孤儿院的产权;半个月后,一颗工程用炼金炸弹爆炸,把孤儿院炸成了一片废墟。但女孩早已将“家人们”安置好了,她动用在这些年里辛辛苦苦积累起的人际网络,其中有个叫利格雷的奇怪老师给了她许多帮助……..

女孩做好一切后突然离开了霜林城。一个月后的一天,她回来了,眼瞳变成了鲜艳的红色,那根她视作珍宝的玛瑙项链也裂纹满布,可怖的变化亦已完全显露了出来。 ——就在第二天,那个勇猛残暴的马伦扎诺,那一整个令人闻风丧胆的犯罪集团,在一夜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五、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B “爸爸说,要我做一个坚强的人…….”

A “相信我,孩子,你已经是了!”

B “但这些还不够……..”

(轻微的抽泣声)

A (高声)“听好了,孩子,我尊重那些敢于主动付出,用力量去追寻所要之物的人!无论结果如何,他们永远比那些只会埋怨不公、靠着奇遇和天赋的家伙更配得到幸福!我也希望你能有一个幸福的人生!

A 所以,虽然我向来习惯给予贪婪者以双刃剑,但这次,除了之前的允诺和引导,我将不会给你任何外在的力量了。在未来,你会得到很多,也会失去很多,可能会走很多弯路。但别忘了我的话,学会思考!永远要审视自己的初心!这样总有一天,你一定能找到真正的家!”

B (小声)“可是……..就是因为没有力量,爸爸才会死的……..我…..我还是要……”

………

A “我原本以为……..

A 你能再与众不同一点的…….”

……….

但……..怎么可能呢?你可讲过,那个女孩几乎没什么魔法天赋啊,她再勇敢,又怎么可能对得上马伦扎诺呢?我不相信是那个女孩做的!

老先生,别瞎说话,我又没讲过是某个报复心强的女孩杀了马伦扎诺,可别让其他听众产生误解……而且,接下来的故事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了。

咳咳,不管发生了什么,霜林城地下世界里赫赫有名的黑帮就此落幕。半个月后,马伦扎诺的府邸被巨款拍下,买主居然只是个年仅17岁的女孩!而府邸的用途更让人瞠目结舌——作为私人资产改设为孤儿院。一些精明的人猜测女孩是某个巨大组织的傀儡,莽撞的家伙则采取行动,意图搞垮这个愚蠢的暴发户。

唉,接下来,简直就是日后“血色大清洗”的翻版——

6月,第一个站出来破坏孤儿院的扎多克兄弟突然失踪;7月,准备绑架孤儿院孩子的阿班多家族全员消失;8月,布拉齐、卡朋、维托…….六个大小黑帮的首脑察觉到了某种恐怖的力量,于是聚集在一起,紧张地商议起结盟事项——他们全都人间蒸发了,而“清洗”还在蔓延。没多久,残暴的法努奇居然向警方自首,只为了能被关进霜林城地牢的最深处;可一个星期后,他就从牢房里不翼而飞,警方至今还在他的履历上写着“越狱逃犯”……..

别这幅表情!老先生,这些事可都是刊登在报纸上的真人真事啊!没有任何警告,没有任何协商的余地,短短半年,那些曾经、或者仅仅只是“有可能”威胁到孤儿院美好日常的犯罪集团便一个个地消失了。的确,治安状况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可恐惧却显而易见地弥散在城市的每个角落。 实际上,克劳伦伯爵殿下…….我说,是那个不知名的幕后贵族,他早在马伦诺斯失踪之后便派人调查,却纷纷无功而返。女孩某一天突然又离开了霜林城,说是要去辛加托本土“旅行”;两个星期后,那位不知名的贵族突然表示自己年老体衰,放弃参政,还悄悄撤回了在辛加托所有的势力…….

我不清楚…….老头子我好久没关心过这些了。

您不清楚?又有谁能清楚呢?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那些被“清洗”黑帮的宝库里,几百万的钞票一张不少,而成堆的魔法制品却和他们的主人一样不翼而飞!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一家孤儿院会花巨资购置几吨用于基本炼金术的次级奥能原石,而又是在一夜之间,那堆带有魔法力量的石头山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好像在黑暗中,永远有一张无比贪婪的大口在不停吞噬着…….

我只知道,在这段时间里,女孩能使用的魔法居然突破到了第七级;她纤细的手臂能推开几吨中的巨石;她用半年的时间掌握了绘画、音乐、数学、经典物理、炼金学理论学、元素魔法系统学……..她的力量一天比一天强大了起来,她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她受到的恭维越发夸张;却也越来越孤独,越来越让孤儿院里的同伴们害怕。

当女孩再去医院探望时,老院长明显感受到她身上发生的异变:她穿着豪华的衣裳,佩戴着各式首饰,嘴角总挂着令人胆寒的微笑;她是那么的强大,那么的耀眼,那赤色的瞳孔里却像是有肆虐的寒冷冰霜。就好像孩子骄傲地向父母汇报成绩,女孩自豪地对老院长说:孤儿院里比她年长的同伴们,经过她的帮助,他们的生活富足而美满。 她向老院长解释,她这副光鲜的打扮绝没有显摆的意思,这只是“工作”使然。她接着又说,希望老院长能住到她在乡间买下的一栋别墅,不要插手她的事。——可惜,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老院长的心。

我…….老院长恐怕是觉得女孩变心了,变得和那些混蛋们一样贪得无厌,瞧不起他那把老骨头了吧。

老院长自此便与女孩少有联系了,他隐隐约约地听说了那些年长孩子们的消息:从孤儿院走出了政坛新秀,走出了杰出的歌唱家,还有白手起家的企业家——毫无疑问,这个社会还没有宽容到允许孤儿出身的平民来摘取成功果实——能办到这些,都拜女孩所赐。

女孩依然维持着孤儿院的运转,她的“家”越做越大,“家人”也越来越多;而她的在霜林城的影响力也逐渐扩散开来——但是,女孩仍然是个没有体面身份的人,她的存在无疑是对贵族集团的公然挑衅。她的蜕变仍没有结束,但是,一些更隐秘、更强大的势力盯上了她……..

终于,在女孩二十二岁那年,老院长某天收到了一个犹如五雷轰顶的消息,有一个孤儿院出身的孩子写信说: 一直以来被女孩视作亲妹妹的艾丝翠德和艾琳,还有女孩本人,都消失了——

六、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长久的沉默)

A “啊啊啊,好吧好吧,既然你想走一条凄凉的孤独道路,那么,收下这条项链吧。

B “这个是?”

A “这条项链并不会主动为你提供帮助,不过,你也可以在未来找我为它解开封印。到那时,你能够用它轻轻松松地得到力量——暴力、智慧、才华,应有尽有,甚至是你一直以来念叨的“家”也不在话下!

A 但你也要谨慎,要三思而行,甚至是永远不要使用它!因为这条项链不像我,它是会索要报酬的!”

B “报酬?我,我要送金币给这条项链么?”

A “也不是不可以这么理解…….但要当心!孩子,报酬是有形的,但每一个愿望都有一个孪生兄弟,它就是代价!

A 代价是无形的,它是命运的走狗,是贪婪之人的噩梦。它总会夺取你最珍爱事物,让你一辈子都活在后悔和痛苦中!

A 让我再问你一次吧,你真的就这么想要力量么?”

B “嗯。”

A “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你都绝不后悔么?”

B (坚决)“嗯。绝不后悔。”

(递过项链)

A “好吧,记住你说过的话。孩子,也许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想成为的人和你想的完全不一样……”

……….

——喂,老先生,你真的没事么?要不要休息一下……..没关系么……..还要我讲下去?可我看您听了我的故事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好了,我继续说吧,实际上,下面的见闻是一个半疯的流浪汉告诉我的,事先声明,纯粹是疯言疯语!我就把他的原话复述一遍吧:

“那天半夜,我一边喝着好不容易拿到的酒,一边在郊区闲逛——说到这,嘿嘿,你知道‘黄金时光’酒馆的窖藏陈酿有多稀有吧?我也是机缘巧合,那天在酒馆里,碰到一个红眼睛的美女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闷酒。哎呀呀,她可真的很漂亮,那眼睛、那眉毛,脸上还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就……..怎么说呢,就‘冰山美人’那种类型的!”
“我嘛,当时就想跟美女要点小钱,可还没等我靠近呢,就——哎呀,别打断我!这可是故事的起因呢。当时啊,那个美女突然流了好多“眼泪”,简直让我吓个半死!因为她明明一点表情也没有;那“眼泪”也是红色的,简直跟鲜血一样!
我眼神好,恰好又看到她脱下手套的右手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裂纹,也有一些红色的‘眼泪’慢慢流淌,好像有什么东西要涌出来似的…….”
“当然啊,面对那种情况,谁不会吓个半死?好歹我比较识趣,把疑问都憋了在肚子里面。那个美女看了看我,什么也没说就向城外走去,却把她桌上一瓶没开过的普利茅斯黄金酒留下了。”
“嘿嘿嘿,肯定是美女特意留给我的,她不仅长得漂亮,看来还是个善良的人呢……..”
“然后?然后我就拿着好酒出去溜达了啊。那时候气温还不错,我们这些流浪汉情愿睡在农家的茅草堆里。我那天也高兴,就稍微……..稍微绕远了一点…….”
“呼呼呼…….对啊,我就是在那里,看到了那个恶魔。”
“当时,我离得很远,看到了山坳里五彩斑斓的光芒在闪烁,还有震耳欲聋的巨响……..复杂得我一点也看不懂的符号起起伏伏,巨大得山包被炸得粉碎……..燃烧的火焰……一条足足有几米长的手臂被剁了下来……..”
“万能的守护天神啊,我都目睹了什么……..我看到,一群长着翅膀,穿金甲拿圣剑,却诡异至极地长着鸟头的怪物;还有一个足足有十米高,全身血红,咆哮连连的恐怖恶魔,看它上一眼,简直就要发疯!天啊,真希望我能忘掉那个恶魔的模样……..”
“那些家伙打得不可开交,使用的应该是魔法吧……..后来,恶魔不敌那群鸟人,被乱剑砍成了一堆碎肉……..可是,一团血雾又从恶魔的尸体里冲了出来,‘噌’地飘走了……..那帮鸟人也许是因为他们也损失惨重;也许是完成了使命,倒是没有追上去…….”
“幸亏我喝了酒,壮了胆,当时我居然能忍住害怕的尖叫……..我仗着醉意,总算跑回了霜林城………你说倒不倒霉?他妈的,那团恶魔的血雾就在城门前乱逛呢!我那时以为自己死定了,却发现那血雾里似乎包着个东西,看样子——诶!对对对,好像就是一条项链!我就说我眼神好,不会看错的……..”
“呼呼呼………后来?后来,那团血雾飘到了一座孤儿院里………先是传来了…….有两个女孩的惊恐尖叫,不过又戛然而止。我想起来那家孤儿院里一直住着三个姐妹……….‘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嘎吱’…….不是我说笑!那,那个时候,我分明听到了磨牙声和咀嚼声……..我立刻想到,一定是那个恶魔在吃人!我吓得魂不附体,连腿都迈不动了。”
“几分钟后,那阵恶寒的咀嚼声消失了…….又是另外一个女人发出声嘶力竭的哭喊声………过了一会儿,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跑了出来,发疯似的向城外跑去。我认出她就是在酒吧遇见的那个美女……….在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早已死去的女孩,血淋淋的只剩下半截身子………”
“现在想想,一定,一定是恶魔啃食了那两个女孩!那个善良的美女,恐怕就是那两个可怜女孩的姐姐吧!啊啊啊,万能的守护天神啊,为什么好人永远没有好报,为什么恶魔还能在人间游荡……”

七、

十七年前   地点:百国之地

A “……..要摆脱饥饿,就必须有食物;要保住食物,就必须有军队;要把所拥有的的一切延续,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建立一个强大的国家么?”

A “弱者为了摆脱苦难的生活,夺走了强者的宝座,也与强者如出一辙地掠夺弱者…….是不是这个世上永远都必须要有被压迫的一方呢?唉,本来,我这次还真的想当一个助人为乐的大好人……..”

B “不对,大姐姐你就是好人!你可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

A (疲惫)“帮助?呵,我自己都有点不清楚了……..

(沉默片刻)

A (欢快)“好了,叮叮叮~~中二模式结束。那么,先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吧。会骑马么?你个子小,坐在姐姐后面怎么样,不介意你抱住我的腰哦~~~”

B “…….唉唉?你难道不会什么旅行的魔法么?”

A “谁跟你说我是魔法师了?快上马,等晚上扎营的时候,我给你做土豆烧肉。嘿嘿,不是吹牛,我做饭可是很有一手的哦……..”

……….

咕嘟咕嘟,啊呼——还别说,这普利茅斯黄金酒可真是够味啊。

什么,那您想问我那个女孩的最终下落?这我哪知道,而且,我看您的眼神都变了…….咕嘟咕嘟……反正,霜林城没了一个红色眼睛的女孩,一年后,有着红发红眼的艾诗·费尔迪斯侯爵殿下却冒了出来。呼呼……..据说,她是几近消亡的费尔迪斯家族的末裔,还有尊敬的克劳伦伯爵殿下出面为她作证。她带着一个比她小十岁的妹妹,还很奇怪地对一件布满裂纹的玛瑙项链爱不释手……. 哎呀,这些可都是全城皆知的信息了,可从我嘴里这么一说,倒像是我在诱导您一样…….咕嘟咕嘟………呵呵,没准我真是在诱导您呢,可怜的泰莫拉尔斯大人,不对,是“前”大人呢……..哦?您要走了?那再见啦,我这个小公务员可还要在酒馆里多挥霍点青春呢………咕嘟咕嘟……….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