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伞

作者:冬秋傲(QQ:1647303102),授权转载


在“古堡市”的边缘,住着一家吸血鬼,没错,她们是吸血鬼。

这个家只有两个女性,一个单亲妈妈带着一个年幼的女儿。女儿名叫Nina,她乖巧听话,没有给妈妈造成过很大的麻烦。

这天晚上,她妈妈回到家,一如既往地拿出一个深红色的保温杯。Nina兴奋地打开保温杯,尽情地让鲜血的香气灌入鼻腔,是她最喜欢的牛血。妈妈拿给她一根吸管,她在谢过妈妈后便迫不及待地开始了就餐。

她们家的室内没有多华丽的装修,一切都很纯朴,但这其实是因为她们经常搬家。也正是因为这个,小Nina并没有朋友,她最好的伙伴还是大前年万圣节时妈妈给买的几个南瓜怪玩偶。

由于整天在家无所事事,她并不会每日早早入睡,而是在骗过妈妈后,悄悄地请教南瓜怪先生们,因为妈妈说过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她趴在床上,双手托着两腮,天真烂漫地摆动着双腿,向枕头上的南瓜怪先生们问道:妈妈说我们吸血鬼长成人样是为了更好地融入人类,那还叫什么吸血鬼啊?

她顿时瞪大了眼睛,起身坐在了床上,剧烈的动作使得松软的床垫将她反复弹起,而南瓜怪先生们过于敦实,稳稳地立足于枕头上。

Nina开始幻想与白马王子的邂逅、幸福的婚恋以及和谐的家庭,她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憧憬。

尽兴地交谈过后,她感到一阵困意来袭,道过晚安之后她将南瓜怪先生们抱离特等席,躺好后便缓缓睡去。

这一天,Nina的母亲照常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她来到人道援助的地方,看着这些饥肠辘辘且无家可归的人她掏出了钞票,挨个询问并开出自己的价码。

每天都会有无数逃离战火的人经过这里,在这些人里随便问上几个就不乏有愿意为一顿饱餐而献上200cc血液的落魄之人。

在她的面包车里,志愿者用鲜血换来了钞票。有一对消瘦的母子,母亲义无反顾地想用400cc血液换取了两人份的金钱,Nina的母亲没有表示,只抽了她200cc的血并给了她两份钱。

这个世界并不和平,Nina的母亲深知自己也是在从这混乱中榨取利益罢了。不过和那些人魔鬼样的剥削者不同,她们是在交换,即便身为吸食人血的生物,也要把体内的灵魂活出个人样。

所以,她去学了医,掌握了安全抽血的方法,告别了血腥、暴力与罪恶,她想让自己女儿的人生对得起那七情六欲的灵魂,而非只有血红。

晚上,一个醉汉盯上了这对孤独的母女,他已经多次踩点,确认了这家只有一个漂亮的女主人和一个弱不禁风的萝莉。他的贼心日渐上涨,终于在今晚,酒精驱动着他的下半身来到了Nina家的门外。

听到一阵敲门声后,母亲叫Nina来看一下锅,将擦手的纸巾扔进垃圾桶后便去开门。

她将门打开,还没看清来者的容貌就被醉汉一把掐住脖子,直直拎起。她双手的指甲紧紧地掐入醉汉的手腕,这激怒了他,他抄起右手的酒瓶,在Nina母亲的头上狠狠地给了一下。

酒瓶碎裂的声音让Nina感到不妙,她一边担忧地叫着妈妈,一边走出厨房。当她看到眼前的暴行被吓得惊声尖叫了起来,Nina的母亲艰难地发着声音,叫她躲好。

醉汉没有管Nina,他坏笑着将手中的半截酒瓶狠狠地刺入Nina母亲的腹部,吸血鬼的鲜血顺着瓶口流淌了出来。

Nina躲到了自己房间的衣柜里,蜷缩在黑暗之中。她闭上双眼,捂着耳朵,试图屏蔽自己的所有感官,但外面那“叮咣”的声音仍不停地钻入耳朵。

她害怕着,祈祷着,哭着,不知过了多久,一股刺鼻的浓烟味和蹦火星的声音代替了先前的吵闹,Nina打开柜子门,抱着怀里的南瓜怪先生们战战兢兢地走出卧室。

烟雾已然在屋顶下蔓延开来,她咳嗽着,发现整个厨房都烧起来了。而她母亲和那个不明男子双双倒地,地上淌满鲜血,一片狼藉。她哭着跪在母亲的身旁,母亲的血染红了她的长袜。

在烟熏的刺鼻和视觉与心理的冲击下,她的鼻子仍捕捉到一丝熟悉的香气,双目不禁汇集于那把插在男人身上的菜刀。

Nina跨过母亲的身体,颤抖着小手在刀刃上沾了点血送到嘴前,她不敢伸出舌头,心理上一直在抗拒着,可舌尖最终还是触碰到了手指上的那一滴血。

顿时,她幼小的心灵开始承受来自大脑的一系列拷问。

妈妈说要和人类友好相处,所以喝动物血,可这熟悉的味道分明是人血,是妈妈在骗人,还是人血与动物血相差无几?

Nina接受的教育是把自己当成人类来看待其他人类,但此刻她没有感到一丝生理上的反感,本能使她渴望着这个男人溢出的血液,但她克制住了。

火越烧越旺,她拽着妈妈的胳膊,却得不到丝毫回应,这就是死亡吗?她还不懂,只是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将母亲从这个即将烧塌的厨房弄走。

最终大火还是将她和母亲隔开,她回到卧室,脱掉袜子背上书包拿上存钱罐,看了一眼血染的南瓜怪先生们,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开始了流浪的Nina不断地袭击人类,早先她都是在饿昏了头的时候下意识地袭击,后来她逐渐意识到即便自己想着别人也没有人在乎自己。她才开始引诱怀有非分之想的人,然后用他们饱餐一顿。再到之后完全主动地袭击那些落单的难民。

她认为自己是披着羊皮的狼,是隐匿于猎物身边的猎人,这身皮囊让她更容易获取食物。她曲解了母亲说的融入人类,因为可以正确引导她的“保护伞”已经没有了。

“之后Nina怎么样了?”

“死了,饿死的。她袭击过的人大多都贫血后休克死亡了,然后警察抓住了她,还没等到上法庭就饿死在警察局里了,有人给送饭,但没人给送血。”

“……那这故事要表达啥呢?”

“没听出来?你看啊,童年的呵护与关怀是一个孩子的保护伞,当一个孩子已经形成基本的三观与道德观之后再去接触这个世界肮脏、残酷的真相,那么他能分辨一些是非。反之当这顶保护伞被破坏,没有分辨能力的孩子就会被污染,那他的未来也就随之腰斩。虽然Nina是虚构的,但是你想想有多少孩子和Nina一样是在失去保护伞后失去了未来?你马上也要当爹了,父母的爱不是控制,而是引导,我尽到职责了,我希望你也一样。”

“……爸你说得对,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