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刺耳的摩擦声打破了公路上的寂静,只见一辆开着远光灯的小货车在公路上趴窝了。孤单又明亮的车灯照亮了公路的一部分,几个人影正围着车打转。

  “你去后面盯着……他妈的,这什么情况啊!”车上下来的司机无能狂怒地踹这一丝气都没有的轮胎,“怎么在这个节骨眼上——!”

  “老大,这个点汽修店都下班了,只能打给路政的紧急……”

  “放屁!你见过谁干违法的事找警察求助的?我们的东西……是能叫别人知道的吗?”

  就在两个人围在轮胎前,一个人靠在后尾箱前放风时,地平线处闪过一束明亮的白色车灯。

  “老大,有人过来了。”放风的从后面探出头对车前的人说道。

  “施干扰术把他赶走!”被叫做老大的人不耐烦的命令道。放风的人默默掏出一根短木杖,口中小声的念念有词。远处的汽车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原本的车道上变道了,刚好能从货车旁边的车道驶过。

  “胎上的断面那么光滑,一定是有人……”

  就在老大摸着轮胎分析时,一阵刹车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意识到危险的他转过头来,只听到了一阵爆响——

  “砰!”

  一声火药燃爆的声音后,老大感觉自己身旁似乎有一个南瓜炸开了,黏糊糊的液体溅满了他的左半身。当他转过身去看时,他训斥的下属此时下颚以上的部分全部不见了,靠在车上滑下来拉出一条骇人的血痕。停在一旁的汽车中正伸着一个黑洞洞的枪管。

  “危险——!”放风的人反射性对着车举起木杖,但第二声爆响传来,他的头也在一阵闷响后绚烂的炸开来,像是个水灌太多被撑爆的气球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完完整整看到这幅景象的老大崩溃的抹着脸上的液体,惊恐地看着那辆车的车门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举着手枪从车上缓缓下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老大失魂落魄的想要逃走,但是四肢发软的他只能笨拙的在地上扭动。

  “这个台词你应该听过不止一遍吧,但你是怎么做的呢?”一个靴子把他狠狠踩住,冷漠又充满杀气的声线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他转过头,通过车灯看到了那个身影的模样——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他留着精简的短发,暗蓝色的眼瞳直勾勾的盯着他,似乎能射出刀子来。对着他的枪口还散发着火药燃烧的焦味。

  “你是——协会的人?你不能杀我!你知道我的上头呜啊——”

  靴子在他身上扭动并凹陷下去了几分,发出几声骨节咔咔的响声来,打断了那人的恐吓。

  “不用协会的人来杀你,你犯下的孽也只会让那些冤魂紧紧缠绕你一辈子不放,我只是代他们宣判你的死亡罢了。到地府去见那些被你卖到手术台上而被肢解的无辜亡魂吧。”

  货车车灯前溅起一片红色的液体。男子踢了几脚躯体后将手枪插回腰间,径直走到货车的尾部,将被闩上的后门打开,在自己拿着的手电筒照耀下,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堆积如山的箱子。

  将那些碍事的小箱扔出,男子站在最大的木箱前,用双手扒住边缘使力,竟硬生生的把用钉子钉紧的木板扒了下来。

  只见木箱里躺着一个被红绳捆绑得动弹不得的猫耳少女,她的身躯用一片破布遮挡,紧实的红绳将她的皮肤都压下去了几分。似乎为了增加她的绝望感,她还被戴上了黑色的眼罩和耳塞,嘴也被堵住,还用绳子捆上防止塞进嘴里的白布滑出。似乎感觉到箱子被打开,少女开始惊慌无助的挣扎起来,发出低微的“呜呜”声,倘若不刻意打开箱子,没人会知道里面的景象。

  “你已经安全了,不用怕。”男子扯下少女的眼罩和耳塞,安慰着惊魂未定的少女。待少女的情绪稳定了几分,雷炎澪才用弹簧刀割开坚韧的绳子,帮她把白布扯了出来。

  取出白布后,少女难受的咳嗽起来,被汗水打湿的粉色长发的凌乱的黏在她白暂的脸庞上,从无神和惊恐恢复几分活力的绿色眼瞳望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雷炎澪。

  “别乱动。”男子提醒少女,用弹簧刀继续小心地切割少女身上的绳索,在几个关键部分被切断后,拘束着少女的绳索终于松弛了下来,将少女身上的绳索剥去,。扶起少女来,发现她似乎因为情绪松弛而昏睡了过去,身躯也绵软无力。男子脱下自己的黑色风衣裹在少女身上,小心翼翼的用公主抱把她从货车放到自己的SUV上。

  ……

  【夜猫子聚集地】

  只穿着一件白衬衣的雷炎澪走进店中,吧台前整齐的穿戴着黑色马甲和黑色蝴蝶结的青年看到他这幅模样显得有些诧异。

  “老板,你这有……多余的衣服吗?给女孩穿的,170左右。”雷炎向老板比划道。

  “呃,我女朋友借住时留下了不少多余的衣服,我想应该行得通。”老板叫来一个服务员看台,亲自领着雷炎到了后台。

  “话说你女朋友不会介意吧?”雷炎一边托着衣服一边看着老板在衣柜里翻找着。

  “她衣服自己都多得管不过来了吧,每次搬家都要丢好几箱崭新的实在带不走的衣服……”老板嘟囔着,“况且她还失踪了啊……我倒是希望有机会去亲自问她。”

  将衣服抱回自己黑色的urus旁,雷炎澪掏出钥匙打开车门,把衣服递给里面的少女,然后自己默默地蹲在车外仰望着夜空。不一会少女轻轻的从车上跳下,只见她穿的清爽的纯白色无袖T恤和黑色的短裙勾勒出她那傲人的身材,因为胸部的大小让衣服有些太紧了……(场外音:喂,衣服主人的唐潇雨是B啊,这么说文胸什么的根本带不上吧?也就是说……)一双纤细的小脚上蹬着黑色高跟凉鞋,落在水泥地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声。整理后的淡粉色长发的正迎着夜晚的微风飘荡着,上面和头发同色,尖尖的猫耳抖动着,微红的脸颊上带着有些害羞的表情看着雷炎澪。后者看着月光下的少女不由得有些出神。

  “要我说,协会就该搞更多休假给探员们……嗯?”店门再度打开,多了一个同样穿着黑色风衣跟老板侃大山的年轻人,他的吧台上放着一杯盛满马天尼的玻璃杯。察觉到雷炎进店的他停下了和老板的唠嗑,用那双亮蓝色的双瞳望向门口的两人。

  “看来你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呢,雷炎。”年轻人笑着说道,“看样子我黑音从来都不会选错人执行任务。你要喝些什么,这顿我请了。”

  “来杯脱因咖啡。还有……额……你有什么喜欢喝的东西么?”雷炎问一旁怯生生的少女。

  “我……我没有喝过……”少女有些紧张的说道,两只耳朵也紧张的有些绷直。

  “想必您的年龄还不到能碰酒精的时候吧?那夏日清甜解渴的西瓜汁再适合不过了。”老板说着立起一个马克杯和飓风杯,转身操作去了。

  “啊,你还真是会体谅我的钱包。”黑音装作舒心的抖了抖衣服。

  “别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喝不了酒,我要么选咖啡要么选茶。对了,老板,你这有些吃的嘛?给她提供些。”雷炎苦笑一声。

  “行吧,那我们直入主题。”黑音撮饮了一口杯中的泡着橄榄的液体,“执行部的人在公路上找到了三具尸体和货车,目前没有发现目击者。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黑音一边评价一边掏出一张支票放在吧台上推给雷炎澪。

  “对了,这位小姐你们的处理方案是什么?”雷炎澪收起支票问道。

  “嗯……有些难办啊。”黑音放下手中的酒杯,“因为收网行动的原因,协会的收养所都塞满了被救出的魔物呢……雷炎,既然人是你救的,不如好事做到底,把她给安顿好了,就当是’拯救认知任务的一部分。”

  “……喂,你没在开玩笑吧?”雷炎澪听到黑音的话不由得石化了,“安置人员什么的再怎么说也是你们驱魔协会的责任吧,随随便便丢给别人负责真的好么?”

  “协会只负责往收养所里塞人,你怎么可能指望一个暴力机构的人有照顾人的经验?”黑音邪笑着回应。

  “你这家伙……”

  “果汁来啦——”老板的吆喝声打断了两人的争执,同时把红红的西瓜汁放到少女面前,同时还有雷炎的脱因咖啡。

  少女小心翼翼的撮饮了一口,在尝到清甜的口感后眼前一亮大口的喝起来,西瓜汁的水平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

  “我说两位,再怎么样也不能因为这个问题吵吵嚷嚷的吧?”老板小声的训斥两人,瞟了一眼示意一旁表情欢悦的少女。

  “啊,是啊。抱歉,再怎么说,这种把美少女随意丢给别人处理实在不是什么合理的事情,我们协会探员应该主动站出来解决问题。”黑音笑着喝了口酒,“但是嘛……我晚上习惯在欢沁愉悦的过程后再入睡……”

  “我投降,我来管吧,你个变态。”雷炎澪叹了口气制止黑音继续说下去,“你负责去给她安排到合适的收养所,在这之前她住我家好了。”

  “啊,既然雷炎君都这么说了,我一定会动用我的人情尽快安排好的。”黑音一脸“计划通”的一饮而尽,“再来一杯吧,就当是我对你的补偿。”

  “够了,脱因咖啡也是有咖啡因的。”

   待少女吃完暗曦给她提供的晚餐后,雷炎默默地领着她在黑音脱线地“拜拜咯雷炎,务必要保证美丽的猫妖少女到收养所哦!”的话中离开了安逸的夜猫子聚集地。

   看着少女系上安全带后,雷炎发动了汽车引擎,在低沉的引擎轰鸣声中驶出停车位。

   “对了,你该怎么称呼呢?一直都忘记提起来。”

   “诶?那个……叫我澪绪就好了。”面对雷炎平淡的提问,澪绪小声地回应道,随后静悄悄地在座位上缩成了一团,留下一条白色带着些许粉色的毛茸茸的大尾巴,从座位上耷拉到底下,时不时晃动几下。

   黑色的urus在城市深夜的空旷公路上高速行进,一个个明亮的路灯让雷炎的脸庞时明时暗。得益于良好的隔音,车内十分安静。雷炎直直地望着前方,澪绪之前在雷炎的指示下把座椅放低,继续蜷缩着躺下睡着了。雷炎微微侧脸去看了看,抬手旋高了点空调的温度,同时打转向灯驶下了匝道。

   【联邦杨江市银悦区馨江花园11号公寓】

   雷炎轻轻拍醒熟睡的澪绪,示意她下车,同时将挡位拨至倒挡,轻踩着油门倒进升降机中。确认车停好后,雷炎跳下车按动升降机的按钮,金属大门缓缓闭上,并发出一系列嘈杂的机械运转声。

   帮澪绪拎着那袋暗曦提供的衣服,雷炎腾出手来用指纹打开门锁。

   轻轻推开解锁的门,走廊的余光照出了屋内稍显凌乱的摆设。雷炎不得不踢开那些挡路的空纸箱腾出条道来。澪绪微微竖起尾巴,小心翼翼地跟在雷炎身后进了屋子。

   “喏,这里就是你的房间了,等会你去洗澡的话我会帮你换上新床被的。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到隔壁房间找我。”雷炎推开一个空荡荡但有一张单人床的房间,从空气中弥漫着陈旧的味道看得出来他很久没有利用过这个房间了。

   “……嗯”澪绪小声地应了一声后拎过包躲进房间里关上门了。

   回到自己房间,雷炎卸去身上的武装,同时将风衣托西莱搭到了椅子上。将衬衣解下来穿着吸汗背心的他坐在椅子上擦拭起枪械,直到听到浴室门关闭锁上的声音后,才伸了个懒腰起身去更换床被单。

   手忙脚乱地忙完后,浴室里仍然传出着哗啦啦的水声。将床单丢进洗衣机,雷炎继续回房维护武器。

   “按理来说猫妖并不怎么喜欢水来着……?”雷炎望了眼手表念叨着。

   ……

   “那么说,货是被人劫走了,而你居然还敢活着回来?”训话的扔说着掏出腰间的枪上膛,将枪口对准了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人。

   “大——大人饶命阿!小,小的打不过他阿!他他他有枪!”男人看见对准自己的枪口,立刻惊慌失措,语无伦次起来,“他,他还穿着黑衣服,好像是协会的人!”

   “协会?咱们可是打过招呼的——你是想骗我吧?”

   “不——!不是!绝对!那,那个人穿着黑衣服,还有超大威力的手枪!”

   “哦?”枪手身后坐在办公桌前的西装男突然开口了,“怎么,还有更多细节吗?”

   “有有有!他,他是黑色头发黄色皮肤,眼睛是暗蓝色的……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兰博X尼!Urus!就,就这些了!啊——!”

   “嗯……非常好,对于你这么有用的手下,当然该好好奖赏一番了。你们两个,带他去吃东西!”

   “是!”一旁两个黑装男人架起地上瘫软的肉离开了豪华的办公室,吧精美的双扇木门轻轻拉上。

   “原产地进口的波斯地毯可是很贵的,用血弄脏了你赔得起吗?”西装男训斥着手下。

   “对不起,老大。”枪手收起武器鞠躬道歉。

   “罢了,与其往这些废物身上撒气,不如快点追查货物!她可是知道了许多不知道该知道的东西!万一让某些势力知道了,我们都要完……”

   办公桌上精致复古的手拨电话铃铃地想起,西装男和枪手都变了脸色。

   “喂,老板。”西装男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

   “到底是怎么回事!”

   “您的货好像被协会……给弄走了!”

   “不可能!协会那边我打过招呼!晚上那里一个干员都没有!”

   “知道了!对不起!我们会马上摆平这件事!”

   “那个贱货绝对不能落到别人手里……绝对!她见过我!要是让人知道了你也要被碎尸万段!知道吗!”

   电话那头在怒吼中挂掉了电话,与此同时,两个黑衣男也罢男人拖到了一个水池上方。

   “这……这是哪里……吃东西是……”男人预感到不妙,恐惧的望着两人。

   “是吃东西的地方,‘被’。”其中一个黑衣男言毕一脚把他踢进了水池中。来不及惊呼的男人落入水中溅起一片水花,同时水面上富起来一只鱼鳍,飞快地游向落水点,不一会,一抹殷红在水下扩散开来。

   “全体行动!给我去找!给我去找!”

   ……

不知道什么时候澪绪结束了洗浴,无声无息地回到了房间,直到那一声关门声才提醒了半躺在椅子上接近睡着的雷炎澪——追击澪绪的几天他就没睡上几天好觉,在救下澪绪的关键时刻都是靠注射用提神药剂才能保持专注一枪毙命。打了个哈欠,雷炎揉了揉发酸畏光的眼睛拿起自己的换洗衣物到浴室去了。

“……呃”雷炎澪正准备在台上放下浴巾,却发现澪绪换下来的衣物还放在上面,包括……

雷炎默默地用浴巾裹住衣物,抱着它们直到洗衣机里。